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志刚说春秋(1) 齐楚崛起 第十二章 冒充中央军  

2009-06-26 23:54:15|  分类: 小说连载:说春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十二章 冒充中央军

 

 

 

 

无数的历史事实告诉我们,所谓用鲜血凝结成的友谊往往是靠不住的,所谓的同志加兄弟往往是要忽悠你的,用得着你的时候是兄弟,用不着的时候就是隔壁二子他舅舅。

历史就有这点好处,让你在看完他之后能够对现实感到坦然,感到释然。

郑国与周朝的关系那是超越于一般中央和地方的关系的,他们是真的兄弟,他们曾经患难与共互相帮助,没有周朝就没有郑国,没有郑国周朝也会不同。

可是,即便是这样,该忽悠的时候还是要忽悠,谁也不会客气。

 

 

   ——郑庄公有点惭愧

 

周朝的反应让郑庄公很意外,他原本担心中央军会来讨伐,或者给个免去爵位留职察看的处罚,至少给个名义上的问责什么的,他已经让祭足草拟了一份情况说明和一份检查,看到时候能用上哪个。

可是,周朝竟然没有动作,似乎丢麦子的不是他们,而是对门的老张。

“宽容啊。”郑庄公有些感慨了,中央就是中央,宽容大度啊,这些小错误就不追究了。

中央不追究,地方就要反省了。人就是这样,你来硬的,我跟你对着干;你来点怀柔的宽容的,他就不好意思了。

“老祭啊,看来咱们做错了。”郑庄公对祭足说,这是他第一次批评祭足。

“主公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咱们知道错了,就上门去道歉,道歉也是个沟通的好办法啊。”祭足总有办法,坏事也能变成好事。

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郑庄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正好自己也有些怀念在伟大首都的日子,于是决定亲自去洛邑朝拜,向周桓王示好。

还有,首都的葱油饼也令人向往。

 

就在庄公准备启程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事情。

宋国的公子冯避难来了,浑身是血地来了。

原来,庄公把小城长葛给了公子冯暂住,谁知宋军以闪电战攻占了那里,公子冯死里逃生回来。

郑庄公火了,当初州吁五国联军讨伐郑国,宋国就是最卖命的。如今又占领了我们的城池,那不是骑到老子头上拉屎了?没错,公子冯是你宋国的公民,可是人家在我这里也有暂住证啊,也有无罪证明啊,凭什么你们就要过来捉人?你以为你是谁?国际警察啊?

“老祭,我要办了宋国,看有什么好主意。”庄公是真的大怒了。

祭足笑了,他一向是个讲效率的人,一向认为出一趟差应该多办几件事。

“主公啊,这下去伟大首都多了一件事情了。”祭足说。

“先办宋国,后去洛邑。”庄公心说老祭怎么把我的话茬开了。

“不然,打宋国没那么简单。首先,宋国爵位比咱们高,咱们是侯爵,人家是公爵;其次,宋国也不是好惹的,他们这些年年年打仗,虽然战绩不佳,但是经验丰富。依着我看,这事情必须要打着中央的旗号,号令各方诸侯前去讨伐,名正言顺而且人多势众,要办宋国就容易了。”祭足就是这样,想什么都很周到。

祭足为什么这么聪明呢?经常洗脚很重要。

 

 

   ——热脸贴上冷屁股

 

郑庄公和祭足去了洛邑朝见周桓王,两件事:第一件表达歉意,第二件希望周桓王下旨,让郑国率领联军讨伐宋国。

两人带够了礼物,兴高采烈去了伟大首都。

周桓王听说郑庄公来了,吃了一惊,心说这个不要脸的来干什么?没办法,既然来了,怎么说也得见见啊。于是,郑庄公朝见桓王。

爷孙二人相见,都是皮笑肉不笑。庄公把礼物献上,桓王一眼没看,令人收了。

寒暄已毕,桓王先说话了:“郑国今年收成如何?”

“托大王的福,今年天气好,收成也好。”

“嗯,那就好,温的麦子和成周的早稻我们能留下来自己吃了。”桓王冷笑道,他压根就没准备给郑庄公好脸色看。

郑庄公是个什么人?话到这里就知道这趟算是白来了,再说下去,那非翻脸不可。于是找个肚子疼之类的借口,退了出来。

回到国宾馆,祭足连忙来问:“主公,怎么样?”

“白来了。”郑庄公把经过一说,说桓王毫无善意,别说下旨打宋国了,就是缓和关系都没有可能。

祭足一听,也没有办法。照理,到了晚上桓王就该赐宴,带着大家吃吃野味,看看胡人歌舞,唱唱卡拉OK之类。可是,桓王连这都没做。没办法,晚上祭足只好领着庄公找地方洗脚去了。

 

第二天,桓王派人送来十车谷子,说是给郑国用来备战备荒的,省得到时候再跑那么远过来割麦子。

郑庄公哭笑不得,桓王这孙子也太过分了。可是,这是人家的地盘,给你东西你还得接着,不带走还不行。可是堂堂一个诸侯,前任总理,算起来还是天子的叔爷,就赶着十车谷子回去,丢不丢人?

正在发愁,周公派人来了。原来,周公知道桓王羞辱郑庄公,不仅不款待,而且给了十车谷子。为了补救,周公自己备了两车绸缎给郑庄公。

看见绸缎,祭足乐了。

“笑什么?这比谷子值钱?”庄公问,天下人都知道郑庄公来首都了,就算有两车绸缎,也掩盖不了那十车谷子的羞辱啊。

“主公,你洗个脚先,看我怎么处置。”祭足让人伺候庄公洗脚,自己出去了。

洗完脚,庄公出来看。不看则已,一看之下大吃一惊,为什么?谷子不见了,只剩下十车绸缎。

 

 

   ——冒充中央军

 

祭足总是有办法。要记住这一点,祭足总是有办法。

可是怎么变出十车绸缎了呢?那年头还没有变魔术的,祭足也变不出来,他有他的办法。

祭足把那两车周公送的绸缎打开了,都盖在十车谷子上面,于是就成了十车绸缎,就这么简单。

“这有什么用?实际上还是十车谷子。”庄公不解。

“不然,咱们就这么赶着车回去,谁知道这是谷子?咱们一路上就说周王十分优待,送了十车绸缎,同时令我们组织联军讨伐宋国。”

你要是赶着十车谷子回去,说周王任命你为联军总司令,那傻瓜才会信。可是十车绸缎那就不同了,那多贵重啊。

庄公一听,真是好办法。

咱不是中央军,咱冒充中央军还不行吗?

第二天,郑国使团离开洛邑,一路上到处招摇撞骗:看见没有,周王给了十车绸缎,令我们组成诸侯联军,讨伐宋国。

全天下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,那时候没有电报,更没有互联网,消息主要靠人来传,一传十十传百,大家都信了,没人想到这是假的。

就这样,郑庄公回到郑国,立即派遣各路特使前往各路诸侯,假传周桓王圣旨。有人说没有玉玺怎么办?那简单,找个萝卜自己刻一个就行了。

于是,齐、鲁两个大国响应,约好出兵。其实,鲁国和齐国跟宋国的关系都不错,原先也假模假样签了互不侵犯条约,无奈郑国在假传圣旨的同时承诺夺得城池归这两个国家,于是他们动心了。

国际事务中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这样的道理,春秋早就已经告诉了我们。

而假冒天子以令诸侯这样的策略,那是郑庄公和祭足的发明,后世代代相传,后来美国人动不动搞个联合国军,其源头就在这儿。

后来,联军在以郑庄公为核心的领导团体的英明领导下,取得了对宋战争的巨大胜利。这是后话,后面会有介绍。

 

 

   ——天子要出征

 

郑国冒充中央军讨伐宋国之后,天下就知道郑国是在假传圣旨了。齐国和鲁国得便宜卖乖,说自己也是受害者。

周桓王气得够呛,大骂郑庄公是狗日的骗子。可惜那时候没有新闻发布会,否则开新闻发布会谴责郑国了。

转眼间又过了五年,这五年郑庄公再也没去洛邑。上次去了给了十车谷子,跟打发叫花子一样,谁还去啊?

偏偏你不去了,他还想你。

“五年不来拜年了,五年啊,孩子都生一堆了,郑国离这么近,竟然不来朝拜,这简直是目无中央嘛。”周桓王拽着官腔说,他很生气。

天子生气是什么后果?秦始皇后来说过:伏尸遍野,血流千里。说白了,就是战争。

周桓王决定讨伐郑国,连当年冒充中央军的账一起算。

听说要讨伐郑国,周公赶紧劝,桓王不听;顶替了郑庄公总理职位的虢公也劝,桓王也不听。

既然最高领导人下了决心要打,那就打吧,想想看,假冒天子以令诸侯都那么大威力,真天子来号令诸侯,那不是更有威力?冒充中央军都能打胜仗,真中央军打假中央军还会有问题?

还真有问题。

天子被人假冒过了,基本上就不值钱了。中央军被人冒充过了,战斗力就不行了。

所以,假冒伪劣的害处是很大的。

周桓王给各地诸侯下了动员令,结果呢?几个大国中,秦国正抗戎呢,没时间;晋国正内乱呢,没精力;齐国和鲁国正准备联姻办喜事呢,没兴趣。至于那些小国,有装傻的有充愣的,总之,能不来都不来。

费了半天劲,只有蔡国、陈国和卫国表示服从中央,起兵助战。

仗还没打,周桓王已经输了一阵。堂堂天子,号召力也就这样,还不如卫国郑国这样的诸侯国。

怎么办?周桓王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。不打,那以后更没人听他的。所以,只能打,而且只能打赢,不能打输。打赢了,可以借机重树权威,打输了呢?周桓王不敢去想。

正因为如此,桓王决定御驾亲征。

赌博,这就是一场赌博。就像一个炒股被套的,他拿出更多的钱来搏。而往往,他会输得更惨。

 

 

   ——中央军一败涂地

 

郑庄公三十七年(前707年),周朝军队会同卫国、蔡国和陈国军队,进攻郑国,直逼荥阳。周桓王亲自带队,周公和虢公也都随军。

郑国万万没有想到,周桓王竟然搞这么高的规格来打自己,用句现代话说,那是五套班子都到齐了。

郑庄公紧急召开大会,讨论眼前的形势。

基本上是老套路,大臣们分为主降派和主战派。经过国际国内形势的分析,最终,主战派占了上风。

大家达成共识:打,而且要快打,以免带来国际舆论的压力。

祭足开始安排工作。

 

首先,了解联军战力部署。

根据谍报,联军分为三路进攻,左路是陈国军队,由周公指挥;右路是卫国和蔡国军队,由虢公统领;中路是周朝中央军,周桓王亲自率领。

三路军中,陈国战斗力最差,而且主帅周公根本就不想打,属于不思进取的那一类。右路卫国和蔡国军队中,蔡国军队很菜,可以忽略不计,卫国军队有一定的战斗力,但是,战斗欲望不强。中路是联军精锐,属于周朝正规军。

其次,确定我方打法。

郑军采用各个击破战略,右路军由大夫曼伯率领,以精锐部队冲击对方左路陈国军队,要求击溃对方。

在击溃对方左路军之后,左路由高渠弥率领,稳扎稳打,进攻对方右路的卫国和蔡国军队,重点进攻蔡国军队,待蔡国军队溃败之后,合击卫国军队。

在击溃对方两翼之后,左右两军向中央合击周朝军队,此时周军必然后撤,此时,郑国正面军队由郑庄公亲自指挥,追击周军。

 

祭足的想法很清晰,对陈国军队,击溃为主,赶走了事;对卫国军队,务求全歼;对周朝军队,警告为主。

祭足在这里就像一个炒股的高手,把怎样建仓、怎样拉升和怎样借利好出货都算得清清楚楚。

现在,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。他们也知道,此战只能胜不能败,一旦失败,那么每个人的罪名都会很重,每个人都会死,而每个人的子孙后代都只能当奴隶。

郑国军队出动了,他们在城外安下大营,与联军对垒。

第二天,联军列阵,等待郑军出来厮杀。按着那时的规矩,郑军也就该出来列阵,决一死战。

可是,规矩是人定的,也是被人利用的。

郑军根本就没有动静,大营营门紧闭,拒不出战。

桓王有些郁闷,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,要在阵前痛斥郑庄公。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郑庄公根本就不出来。

看看一个上午过去,联军又渴又饿,郑军还是不见动静。桓王正在考虑是撤退还是强攻郑军大营,还没考虑好,就听见郑军营中一通战鼓。紧接着,郑军大营右翼营门大开,郑军战车呼啸而出,不列阵不打话,猛虎下山一般直扑联军左军。

陈国军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,没等郑军杀到,纷纷逃命。

联军左路军直接溃败,桓王大吃一惊,急忙下令中军左翼防止郑军冲击。

还没等桓王定下神来,郑军大营左路杀出,这一路更猛,直冲卫军和蔡军阵地,卫军还能抵挡一阵,蔡军则是一溃到底。之后郑军合击卫军,卫军大败亏输,死伤无数。

两翼都完了,郑军左右合击,中军营门大开,大部队从正面杀来。

到了这个时候,桓王知道这个仗没得打了,撤吧。

有人说,自古以来都是“让列宁同志先走”或者“让领导先撤”,这话是错的。

桓王命令后队变前队,先撤,前队变后队在后面掩护,而他自己在最后面。

 

合击合击,郑国军队基本上是合而不击;追击追击,郑国军队也是追而不击。

人家给你面子,放你一条去路,你就识趣点快走吧。可是桓王有点不识趣,看人家不追上来,以为真是怕了他,于是慢腾腾地走,还一边破口大骂。

“老贼,有种的出来,我与你决一胜负。”桓王大声骂道。

如果说郑庄公、祭足还对桓王有所忌讳的话,郑国的将军们可不管那么多,他们只对庄公负责,你桓王算什么?如今给你脸不要脸,那还客气什么?

大将祝聃拈弓搭箭,也不去想后果,瞄着周桓王就是一箭。

周桓王正在那里骂得起劲,冷不防看见一支箭飞过来,想躲,没躲开,那支箭就扎在了肩膀上。

“哎呀妈呀。”桓王现在不骂了,他发现对方来真的了。怎么办?跑吧。

桓王的战车甩开蹄子狂奔起来,很快追上了大部队。后面,郑军又是打鼓又是呐喊,就是不追,眼看着把周王的部队给放跑了。

 

 

   ——哑巴吃黄连

 

周桓王挨了一箭,还好,身上的甲比较厚,对方的箭也远了点,因此也就是破了点皮,没大碍。

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?打下去还是撤军?陈国军队溃散了,不知道跑哪里去了;蔡国军队也溃散了,也都找不到人影了;卫国军队被消灭了一半,还剩下一半。只有周朝的军队还在,那是人家没好意思打你。

打,是打不过了;撤,又太没面子。桓王这个时候后悔当初没听周公和虢公的,可是后悔有什么用?

正在这个时候,郑庄公派人来了。谁啊?祭足。

祭足来干什么?送粮食来了,除了粮食,还有牛羊。

“大王,这个事情是个误会。大王讨伐诸侯,那是应该的。我们主公原本说闭门反思一段时间,谁知道手下的几个大将不懂事,私自就出来打仗了,据说还伤了大王。我们主公已经把他们给撤了,又派我来给大王赔罪,顺便劳军。如果大王赏脸,请进城歇息。”祭足多会说话,说出来不卑不亢,有理有利有节。

原来,听说射伤了周桓王,郑庄公也有点害怕,大家一商量,说桓王肯定也想撤军,干脆给他个台阶,大家好办。于是,就派祭足来了。

台阶有了,下还是不下?不下就怪了。

就这样,周朝中央军撤军。

 

中央军回国,桓王很憋气。被诸侯打败,令他很没面子。于是,他决定要二次讨伐。

“各位,我准备再次征召天下诸侯,讨伐郑国。”桓王召集公卿们,再议出征。

“切。”一片哄然,大家都笑了。

桓王很没面子。

“大王,我看就算了。这次打输了,好在郑国还给个台阶下来,赔礼道歉,我们也算保住了颜面,事情也不算闹得太大。本来天下没多少人知道我们战败了,你这一征召天下,那就人人都知道了,那可就是光屁股拉磨——转圈丢人了。”周公率先反对。

桓王没有说话,兵败之后,他也没那么足的底气了。

“周公说得对啊,上次征召诸侯就没几个响应的,若是这一次一个也不来,那不是更丢人?”虢公也这样说。

“唉,散会散会。”桓王叹一口气,认栽了。

从那以后,一直到崩,桓王再也没提过一个“郑”字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