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志刚说春秋(1) 齐楚崛起 第二十六章 鲍叔牙的妙计  

2009-07-11 15:02:31|  分类: 小说连载:说春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二十六章 鲍叔牙的妙计

 

 

眼看着小白被管仲射中,鲍叔牙目瞪口呆,想不到自己这一次还是输给了管仲。他欲哭无泪,只能恨恨地看着管仲的人马越跑越远,直到消失。

“走远了吗?”是小白的声音。

“什么?”鲍叔牙吃了一惊,小白没有死。

“走远了吗?”小白的声音清晰而镇定,不像是受了伤。

“远了。”

小白坐了起来,手上拿着那支箭。

“好悬,幸亏带钩挡住了。”小白说。原来,那支箭被小白衣服上的带钩挡住,并没有射伤小白,小白当时急中生智,假装被射中,倒在车上,同时也避免再次被射。

“那一口鲜血怎么回事?”鲍叔牙问。

“我把舌头咬破了。”

鲍叔牙吃了一惊,想不到小白这么机警,这么果断,一瞬间的事情,被他想得那么明白。现在,他更有信心了。

“狗日的管跑跑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”小白咬着牙骂道。

 

   ——鲍叔牙的计策

 

 

鲍叔牙和小白赶到临淄的时候,天色已经有些晚了。一百乘战车就在城外安营扎寨,鲍叔牙和小白洗了一把脸,急忙赶进城里。干什么?串联。

在齐国,小孩子都知道“一个中心,两个基本点”的说法,一个中心就是国君,两个基本点呢?一个是国家,一个是高家,并称国、高二氏。

国、高两家都是公族,也就是说都是姜太公的后人,两家的祖先都被周王直接任命为齐国的上卿,世袭名誉上卿,那地位非同小可。国、高两家势力之大、地位之尊崇在齐国仅次于国君,历届国君上任,都要争得两家的支持。无知之所以干不长,就是因为这两家不肯出来表态支持,其他的大夫才敢下手干掉他。

鲍叔牙当然知道国、高两家的作用,因此一直设法与他们保持联络,在莒国期间,时不时派人送些土特产过来联络感情。在这一点上,鲍叔牙比管仲做得好。管仲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一点,只是他觉得公子纠排位在前,又有鲁国作为后台,性格高傲的管仲就懒得来巴结国高两家了。

尽管一向的公关做得不错,但鲍叔牙知道,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仅仅靠那一点人情关系是不够的,你必须要有足够的理由来说服他们,要有超人的计谋来把握他们。

从前什么事情都依靠管仲出主意的鲍叔牙,这个时候要靠自己想办法了。

好在,鲍叔牙有主意,而这个主意是管仲从前曾经用过的。

“管仲啊,你这个朋友没有白交啊,我要先感谢你。”在行动之前,鲍叔牙由衷地在心中感谢管仲,因为他知道,这个从管仲那里学来的办法一定会成功。

按着规矩,国家在高家的前面,排序不能错了,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鲍叔牙和小白来到了国家,拜会国懿仲。

“国老,小白来拜会您了。”公子小白很谦恭,开口叫国老。

“哎呦,快坐快坐。公子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国懿仲很客气。

“刚到,听说出事了,回来看看。这不,先来拜会国老。”小白说,绝口不提争夺宝座的事情。

“好,好。”国懿仲也不提,其实傻瓜都知道小白这时候来干什么。为什么不提?因为他还没有决定支持谁,基本上,他更倾向于公子纠。

“莒国是小国,没什么好孝敬的,我带了些那里的特产牛蒡过来,国老笑纳。”小白提上来一个口袋,一口袋的牛蒡。牛蒡是干什么用的?那是一种莒国特产的植物,壮阳效果极好,堪称春秋时期的伟哥。

“哎哟,这么大老远,多谢了。”国懿仲很高兴,真的很高兴,从前小白就托人带过牛蒡过来,效果还真不错。

国懿仲收了牛蒡,但是还是不提国君继位的事情。又聊了几句,小白和鲍叔牙起身告辞。

“慢走慢走,有时间再来啊。”国懿仲一直送到大门口。

“多谢国老,一言为定啊。”小白大声说。

鲍叔牙和小白失败了?没有,很成功。

 

在这个政治敏感时期,每个政治人物的眼睛都是擦得雪亮的。

小白回来的消息早已经被高家知道,所以在小白去了国家之后,高家的眼线就布在国家的大门外了。看见小白出来,高家的眼线急忙回来复命。

所以,当鲍叔牙和小白来到高家的时候,高傒已经知道小白与国家相谈甚欢,并且在离开国家的时候还说了“一言为定”之类的话。什么一言为定?

在这里需要插一段,高傒是高姓和卢姓的祖先,不仅是中国的,也是韩国的,韩国高姓和卢姓全是从中国迁移过去的。有人立即会问:那韩国前总统卢泰愚和卢武铉呢?那当然是。八年前卢泰愚来山东寻根问祖,专门去了临淄敬仲镇拜谒了祖先高傒。

“高老,小白特来拜会。”小白见面,还是很谦虚。

“哎呦,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高傒假装才知道小白回来。

“不快不行啊,为了国家,为了祖宗的荣誉,我昼夜兼程回来,害怕晚了呢。”小白说。这一套说法是鲍叔牙早就教他的。

“为了国家?为了祖宗的荣誉?”高傒有点没听明白。

“是啊,无知真是无知,杀了他大快人心。但是,国不可一日无主,我就赶回来了。这不,不瞒高老说,我刚去了国家,国老支持我继任国君,又让我来拜会高老,希望高老支持。”这个时候,遮遮掩掩反而不好,小白直截了当说出来。

“这。”高傒有点犹豫,他的心里,也是更倾向公子纠。不过,他丝毫没有怀疑小白的话,所谓的“一言为定”,一定是说的国懿仲支持公子小白继位。

这个时候,一定不能让高傒接着说话,如果他把支持公子纠的话说出来,你要再驳斥他,让他收回去就困难了。

所以,鲍叔牙插话了。

“高老,按说呢,这国君的位置应该是公子纠的。可是,如果从国家利益和祖宗的荣誉来说,还是公子小白合适。”鲍叔牙说。

“噢?为什么?”

“第一,公子小白比公子纠贤能,当年几个公子受业,每次考试,公子小白都是第一名。第二,公子纠逃亡鲁国,据说鲁庄公将会亲自送他回来。鲁国是大国,如果齐国国君由他们扶立,他们一定狮子大开口,非把齐国吃穷吃垮不可,想想当年宋庄公和郑国公子突的故事吧;第三,公子纠在鲁国,据说跟文姜有一腿,你说,襄公跟文姜的乱伦已经够让祖宗蒙羞了,再来个姐弟恋,祖宗非给气活过来不可。”鲍叔牙的嘴皮子真够厉害,有的没有的都说一通,尤其是最后这一条,那是临时灵机一动编出来的。

自古以来,作风问题就是整人的利器。

“真的?公子纠跟文姜也有一腿?”高傒惊问,他也是公族啊,也是姜太公的后代啊,祖宗的脸也要护着啊。

“高老,说实话,我也没看见,也是听说。我不敢说有十成把握,但是两成总是有的。俗话说,无风不起浪,宁可信其有,不可疑其无,万一呢?”鲍叔牙故意不说肯定的话,这个时候,假装诚实才是最狡猾的。

高傒不说话了,他知道鲍叔牙是个老实人,从来不说假话,就像现在,他明明可以信誓旦旦,可是他实在,他说真话,他只说两成把握。老实人说两成把握,那就至少有四成把握了。看来,公子纠确实不能立,况且,谁让他自己回来得晚呢,这难道不是天意?

想到这里,高傒一拍大腿:“公子,既然国老支持你,我高傒还有什么话说?”

高傒被搞定了。

 

现在,小白又来到了国家。

“国老,不瞒您说,我这次回来是要争夺国君的宝座。”现在,小白有底气了。

“据说,高傒支持你?”国懿仲问道。明知故问,他的眼线也回来报告了,说是高傒送别小白的时候,满口“主公”。

“不错,高老支持我,不过说还要请国老支持,请国老领头。”小白说,把面子给国懿仲,免得国懿仲觉得自己是高傒的跟屁虫。

“你说说,为什么立你不立公子纠。”国懿仲不是吃素的,他要理由。

于是,鲍叔牙又把刚才的那段话说了一遍,说得国懿仲连连点头。

“好,我们国家和高家都支持你。你等着,我召集卿大夫前来开会。”

国懿仲也被搞定了。

卿大夫会议在国懿仲家中连夜召开,讨论新一任国君问题。

国懿仲和高傒同时推荐公子小白,别人一看,你们早商量好了,我们就按手印吧。于是,一致通过决议,推举公子小白为齐君。

之后,公子小白从后面款款而入,举行了简短的出场仪式。

随后,国懿仲宣布公子小白就任新一任国家元首。

从那个晚上开始,齐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;从那个晚上开始,春秋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。

公子小白是谁?齐桓公。

那一年是公元前685年。

 

 

 

   ——第一次山东德比

 

在鲁庄公护送公子纠,迈着正步挺进临淄的路上,齐国使者仲孙湫来了,他带来一个坏消息:你们请回吧,齐国已经有国君了。谁?公子小白。

“小白不是被你射死了吗?”鲁庄公第一时间把管仲叫了过来。

“这,这。”管仲傻眼了,这辈子傻眼的时候还真不多。用句俗话:整天打雁的,被雁啄了眼。

按理说,人家都有国君了,你这帮闲忙的就该识趣一点回去了,可是鲁庄公觉得很没有面子。浩浩荡荡出来,灰溜溜回去,他不甘心。

“回去告诉小白,自动下课。论资排辈也是他哥哥公子纠,轮不到他。他要是不下课,鲁国大军决不客气。”鲁庄公口气挺硬。

管仲心想,事到如今,也只能这样了。

“主公,小白刚刚继位,人心不稳,依着我,迅速进军,偷袭临淄,一定可以成功。”管仲的法子是正确的,鲁军深入敌国,速战速决才是正理。

“什么?我鲁国大军堂堂正正,是正义之师,偷袭什么?你偷袭小白,成功了吗?”鲁庄公没什么好脸给管仲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管仲十分郁闷,灰溜溜退下。

齐桓公是不会下课的,谁愿意下课?

“鲍老师,鲁国人不回去,怎么办?”齐桓公刚当上最高领导人,没经验,遇上这样的事情有些慌张。

“不回去?打回去。”鲍叔牙很果断,他一向很果断。

齐国起兵了,五百乘战车,比鲁国多两百乘。

这是鲍叔牙第一次指挥大军,当下也不客气,分派诸将。右路王子成父、宁越领战车一百乘,左路东郭牙、仲孙湫领战车一百乘,自己和齐桓公亲自指挥中路战车三百乘,令雍廪为先锋,大军出城,前往乾时(地名)等待鲁军到达。

齐军到达乾时,鲁军还在路上,鲍叔牙灵机一动,令左右两路继续前进十里埋伏,等待两边夹击鲁军。

第二天,鲁军来到,齐鲁两军摆好战阵,照例,要先说几句,然后动手。

“小白,你是老三,人家公子纠是老二,你凭什么登基?赶快下课。”鲁庄公还是那一套,他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,所以说出话来理直气壮,看齐桓公怎么说。

谁知齐桓公根本就不跟他说,鲍叔牙开口了:“鲁侯,我们齐国的家务事跟你们没什么关系,再说了,舅舅们的事情,你就别掺和了,有这时间回去管好自己的地盘吧。”

鲁庄公大怒,令旗一挥,冲锋。

两国军队就这么干上了,从单兵作战能力上说,两国军队基本不相上下。但是,鲁军远来,本身就疲劳,再加上客场作战,地形不熟,心里发慌,因此很快就抵挡不住了。

怎么办?鲁庄公这个时候发现事情有些不妙了,鸣金收兵算了,体面一点撤退也行啊。正在犹豫,突然就听见左右两路杀声大起,齐国的两路伏兵杀到。这一下,鲁国军队算是彻底崩溃了。

跑吧,还等什么?

第一个跑的是谁?不用猜,是管跑跑,在逃跑这方面,他是专家。他早就看出来鲁军要败,而且早就看出来中了埋伏,为什么?因为没看见王子成父、东郭牙的大旗,齐国打仗,不可能没有这两个人。

所以,管跑跑一直和公子纠坠在最后面,竖起耳朵来听左右两面的声音,比所有人都早听见齐国伏兵的声音。

“快跑。”管跑跑喊了一声,他现在是戎右(也就是“车右”),在车上执戟保护公子纠的战士,而召忽是御者,也就是司机。

听到管跑跑的命令,召忽立即掉转车头就跑,他知道,在逃跑的方面,听管跑跑的没错。

在齐国伏兵合围之前,管跑跑和公子纠已经逃出了包围圈。

 

管仲和公子纠跑了,鲁庄公可是没有那么轻松。

“活捉鲁侯,赏银万两。”鲍叔牙令人高喊,齐军于是纷纷响应,整个战场响起“活捉鲁侯”的喊声。

鲁庄公在战场上也算是个好手,如果不当国君,也能当个大将,当下也不惊慌,率领鲁军突围。可是,鲁庄公的大旗到哪里,齐军便涌向哪里,鲁庄公冲杀半天,竟然冲不出去。

“主公,你换一乘车,我保你出去。”危急时刻,大将曹沫出个主意。

到了这个时候,鲁庄公也只好这样,当下下了自己的车,换上了大将梁子的车,而梁子上了庄公的车,冲杀而去,齐军果然跟了过去。另一边,曹沫和大将秦子保护鲁庄公,总算杀了出去,代价是秦子阵亡,曹沫受伤。而冒充鲁庄公的梁子最终没能跑掉,被齐军乱刀砍死。

庄公虽然逃回,但是齐军穷追不舍,越过汶水,顺势将鲁国的汶阳夺走。

第一次山东德比,鲁国大败亏输,三百乘战车只剩下不足百乘逃回鲁国,大将梁子和秦子阵亡。

 

   ——杀一个留一个

 

登基就取得山东德比的大胜,齐桓公十分高兴,这简直就是鲁庄公送的一份大礼。

“鲍老师,我们是不是该论功行赏了。”齐桓公问。

“别急啊,论功行赏有的是时间,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解决公子纠。只要公子纠一天不死,再加上管仲和召忽的辅佐和鲁国的支持,主公就不会有一天安生日子过。如果不趁着现在大胜鲁国搞定这件事情,再找这样的机会可就难了。主公也知道,这一次我与管仲的较量,获胜纯属侥幸,但是下一次就未必,他比我强太多了。”鲍叔牙说了一通话,心说小白同学还是太嫩。

“那,你说怎么办?”

“我看,主公在临淄坐镇,我亲率战车三百乘逼近鲁国,鲁军新败,一定害怕。这个时候,我们派使臣去鲁国,要求他们杀死公子纠,否则玉石俱焚。鲁庄公必然不敢违抗,杀死公子纠,那时我们就可以永绝后患。”鲍叔牙的主意不错。

“好,听老师的。”齐桓公从善如流。

第二天,鲍叔牙亲点三百乘战车,浩浩荡荡向鲁国进发,一面派出公孙隰朋前往鲁国传递国书。隰朋是齐国最好的外交官,能言善辩,还精通五国外语。

“隰朋,这一次我们是要一死一活,公子纠要死的,如果活着送回来就麻烦了,那主公就要背上杀哥哥的罪名了;管仲要活的,他跟我的交情你是知道的,他的才能对于齐国来说太重要了。”隰朋临行,鲍叔牙嘱咐。

“公子纠好说,鲁国如果给我们活的,我们在路上可以找人冒充强盗下手;可是,如果鲁国一定要杀管仲,怎么办?”

“自己想办法,如果管仲死着回来,你也不用活着回来了。”

隰朋出发了,一路上,他都在想主意。

为什么鲍叔牙没有把这个计划告诉齐桓公?他是有考虑的。第一,他担心知道的人太多会走漏风声;第二,齐桓公恨透了管仲,要说服他不那么容易,如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了他,可最后却没能把管仲的活人给弄回来,那岂不是大大损害他自己的光辉形象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