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志刚说春秋(1) 齐楚崛起 第二十一章 兄弟靠得住?  

2009-07-05 08:19:04|  分类: 小说连载:说春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二十一章    兄弟靠得住?

 

按照《周礼》,诸侯的继承人应当是嫡长子,也就是大老婆的大儿子。大老婆不是岁数大,而是老婆中的排行第一。整个西周,基本上大家都自觉遵守这个规定。而另一个规矩就是,新任的国君必须要派人去王室汇报,王室再派人前去进行任命。

到了春秋,嫡长子制度逐渐被破坏,而且再也没有人在乎王室的任命,从前还要中央的委任状,现在不用了,自己找块萝卜刻个章就能任命自己。可是,问题来了,你杀别人容易,别人杀你也容易。萝卜满大街都是,你会刻章,人家也会刻,你刻个侯爵,人家还能刻公爵呢。

所以,各国的继承人大战相继展开,兄弟相残不再罕见。

杀机四伏,杀声四起。

说实话,当个诸侯也不容易,掉脑袋比平头百姓还简单。

这一章里,看看郑国四兄弟的命运吧。

 

——老大之死

 

郑厉公跑了,祭足决定把郑昭公弄回来。郑昭公在哪里?在卫国,整整四年了。

卫惠公高高兴兴把郑昭公给送回了郑国,为啥这么高兴?他以为能得不少酬谢。

可是,他错了。

根据宋国的经验,祭足知道,酬谢再多,卫国也不会满足,最后还是翻脸。与其如此,反正最后也是翻脸,不如一开始就什么也不给。

就这样,郑国什么也不给,干脆把中间那些环节都省略了,从一开始就把卫国当敌人了。卫惠公从满怀希望到彻底失望,把他气得肺都要炸了,逢人就说郑昭公不是个东西。其实昭公也是没办法,他也不敢惹祭足。

 

当初把人家赶走,如今又把人家请回来,祭足也觉得不好意思。好在昭公是个实在人,多多少少也知道祭足当时的处境是迫不得已,因此也没有什么怨言,依然像从前那样尊敬他,对他言听计从。

祭足本来就有些心存惭愧,见昭公对自己一点怨恨也没有,倒有点不好意思了。怎么办呢?祭足想想,干脆找个人给昭公出出气吧。

于是,祭足来找昭公了。三言两语之后,话归正题,祭足老着个脸旧事重提,说起那一段来,把当初高渠弥怎么第一个跳出来支持推翻昭公,又怎么要亲自去杀昭公这些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,最后,祭足压低了声音说:“主公,这个高渠弥不是个好人,找机会杀了他。”

“唉,算了,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,我也不喜欢高渠弥,可是那时候他也有他的难处。”昭公很宽厚,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杀高渠弥。

“那,那就撤他的职。”

“那也不好,我刚刚复位就撤了他,别人怎么想?算了,等等再说吧。”

祭足没话说了,不过他也放心了,昭公连高渠弥都不记仇,对自己就更不会怨恨了。

昭公这个人真是个很厚道的人。他从卫国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个人,谁?公父定叔。公父定叔是谁?就是公孙滑的儿子、叔段的孙子,算起来,是昭公的侄子。公孙滑在卫国避难,日子过得很是艰难,没活多大岁数就死了,留下一个儿子就是公父定叔。定叔那时候还是个孩子,东家一顿西家一顿这么熬日子。昭公到了卫国避难,听说公父定叔过得艰难,就把他接来同住,现在回国了,干脆就把他一道带回郑国,让他做了大夫。

 

再说郑厉公,跑到蔡国之后,跟蔡国国君混得不错,借了点兵,竟然一口气把郑国的大城栎城给拿下来了。有了根据地,郑厉公就有想法了。

厉公跟鲁桓公一向不错,于是去找鲁桓公,再通过鲁桓公去找宋庄公,承认错误并且表示今后一定把欠宋国的东西都补上,只求宋国帮他光复郑国。

宋庄公是什么人?认钱不认人。听郑厉公说把欠他的都补上,高兴了。

于是,敌人又成了朋友,厉公跟宋庄公又成了哥们,两人合兵一处,再加上鲁国,又拉上卫国,也算是四国联军,一起进攻郑国。

祭足是什么人?领导郑国抵抗四国联军,结果怎么样?用赵本山的话说:咋没咋地。

四国联军无法取胜,各自回国。

祭足派大将甫瑕驻守大陵,专门防范厉公。

厉公也只好躲在栎城,盼望着祭足早点死。

 

转眼昭公回到郑国三年(前695年),那一年齐襄公要娶周王的女儿,请了鲁桓公做订婚主持人。在气死老丈人之后,鲁桓公与大舅子齐襄公很快达成了谅解,实际上齐襄公在内心很感谢鲁桓公也未可知。

祭足听说这个消息,知道机会来了。齐国和郑厉公那是仇人,而且当年齐僖公特别欣赏郑昭公,因此,现在的齐襄公肯定愿意跟郑国修好。而借助齐襄公,又可以跟鲁桓公讲和,这一趟过去,等于拉拢了两个大国,对郑国岂不是一大外交胜利?

祭足把这个想法对郑昭公一说,郑昭公大喜,当即派祭足前往。

祭足准备了郑国特产,急急忙忙上路,来到齐国首都临淄。还别说,齐襄公对祭足十分友好,一来仰慕祭足的大名,二来对郑昭公印象极好,爹在世的时候常常对他说“你看人家公子忽”。两人见面,齐襄公对祭足的所有请求一口答应,还对郑昭公没有当上自己的妹夫深表遗憾,表示“忽哥就是我的偶像”。

“我们始终坚持一个郑国的外交方针,坚持郑昭公是郑国合法君主的原则,而栎城是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”齐襄公正说得起劲,突然有人来报:“主公,郑国政变,郑侯被害。”

得,谈了那么多,白谈了。

怎么回事?原来,祭足前脚走,后脚高渠弥就下手了。高渠弥和郑昭公一向就不对眼,而且一直在担心昭公会找机会收拾自己。如今看见祭足去了齐国,不出意料的话会取得丰硕的外交成果,那时候昭公的翅膀更硬,自己的日子恐怕就更难过了。

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,高渠弥下毒手了,他利用昭公去城郊打猎的机会,派人假扮强盗,将昭公杀死。之后,火速从蔡国接回了郑庄公的三儿子公子危,接任国君。

你不杀人,人就杀你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当初郑庄公的看法是对的。

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了并且仍将继续证明下去,心慈手软是做不了政治家的。

听到这个消息,齐襄公一拍桌子:“谁杀忽哥,我就杀谁。”当即就要起兵伐郑,旁边有齐国大臣提醒“主公就要举行婚礼了,等等吧”。齐襄公想想也是,只得作罢。

齐襄公能等,祭足不能等啊,老婆孩子一大堆,也不知道安危如何。当下告辞了齐襄公,急匆匆回国。

祭足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,可是还是免不了被人算计。所有动心眼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,可是他偏偏栽在两个几乎没有心眼的人的手中,一个是宋庄公,另一个就是高渠弥,两个二百五给了他两次措手不及。

所以,有人说聪明人往往折在二百五的手中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

 

 

   ——老三之死

 

情况没有祭足想象得那么糟糕,他的家小很安全,没有人动他们。不仅没有人动他们,还有人给他们送粮食。

事实上,任何一个人当了郑国的君主,都不会动祭足,一来他的实力超强,二来外交能力超强。所以,即便是昭公被祭足出卖了一次,再次回到郑国之后,还是要仰仗祭足。而即便果断如厉公,想要对付祭足的结果也是把自己给赶出郑国了。

所以,不论是高渠弥还是公子危,从一开始也没有想过要对付祭足,而是要拉拢他。因此在公子危登基之后,第一时间给祭足家里送去了粮食。

得知祭足回国之后,高渠弥亲自上门邀请,前去拜见公子危。公子危谦虚得很,问寒问暖,学习请教,最后还承诺原有待遇不变,依然担任总理职位。

到了这个时候,祭足无可奈何,只得认命了。昭公已经死了,死人不能复活。公子危再怎么样,总比厉公回来好一些吧?

 

公子危是在那一年冬天登基的,转年到了第二年初秋。初秋季节,齐襄公没事找事,在卫国首止召开诸侯大会,中原诸侯国纷纷响应,各国诸侯都是亲自前往。

邀请函也发到了郑国。公子危一看,好啊,这说明齐襄公看得上我啊,咱不能给脸不要脸啊,去。

公子危决定去,可是自己没什么底气,就把高渠弥和祭足都找来,要两位陪他去。

“主公,不能去,很危险。”祭足提醒他。

“为什么?”公子危急忙问。

“第一,齐侯父子跟昭公关系都很铁,你是杀了昭公登基的;第二,齐侯这个人很记仇,据说主公年轻的时候曾经跟他打斗过,好像是为了斗鸡吧?总之,他一定记住了。”祭足看人看得准,信息也很准。

“嗨,那时候我们都没事干,可不就斗鸡,他出老千,我当然不干,就打起来了,结果我把他鼻血打出来了,他把我的鸡给掐死了。不过,我不觉得他会记这些仇啊,没事。况且,如果不去的话,那就彻底得罪他了,他们诸侯大会趁机出个决议,联合起来征讨我们,那才是祸从天降呢。”

总之,公子危下定决心要去。

祭足呢?下定决心不去。他借口肚子疼,没有随公子危去参加诸侯大会,公子危只带着高渠弥去了。

事情的发展与祭足的预料简直一模一样。

公子危和高渠弥来到了首止,第一时间去拜会了齐襄公。

原本,齐襄公也没有杀公子危的意思,只要公子危对当年因为斗鸡打架的事情赔礼道歉,也就算了,顶多罚他学两声公鸡叫。可是公子危偏偏就没有赔礼道歉,他还以为齐襄公大人大量呢。

齐襄公很不高兴,非常不高兴。

公子危和高渠弥回到住处,正在那里说齐襄公挺客气之类的话,那一边齐襄公派的兵已经到了,二话不说,抓起来再说。公子危也带了侍从,但是人数悬殊太大,谁敢抵抗?

后面的废话基本上就不用说了,齐襄公当然不会说因为当年斗鸡打架要杀你,而是说了一些类似篡党夺权叛国行逆之类的套话,然后一刀把公子危砍了。而害死郑昭公的高渠弥没这么便宜,被五马分尸。

就这样,公子危在郑侯的宝座上只坐了半年多一点,就追随大哥去了。

 

 

   ——老四之死

 

老大老三都死了,老二现在是仇人,谁来干这个国君?

老四呗。答案正确。

祭足从陈国把公子仪给请了回来,公子仪的性格跟大哥相近,把国家都交给祭足管理。祭足依然派大将甫瑕驻守大陵,防范厉公。为什么不干脆出兵灭了厉公?因为这个时候郑国已经没有能够领军的大将,再加上宋国出人出钱帮助厉公整固栎城,要拿下栎城并不容易。

长话短说,一转眼,十四年过去。

第一号男配角祭足虽然够狠,那也狠不过命去,终于,祭总理去世了,正规说法叫卒了。

算一算,从郑庄公寤生上任,到公子仪上任十四年,祭足担任郑国首相,足足六十四年。这样长时间的总理,那在全世界也没有第二个。

再算,祭足从郑武公开始担任公务员,中间辅佐了爷孙三代六个君主,这在世界历史上恐怕也没有第二个。

为什么祭足的政治生命能够这么长?他喜欢洗脚。

 

祭足去世了,郑国人民感到很悲痛,免不得写一些“人民的好首相,你在哪里”之类的悼念文章。但是,有一个人高兴坏了,幸灾乐祸的人始终是存在的。谁?郑厉公。

“哈哈,老祭,你还是死在我的前头了。”厉公听到这个好消息,连夜庆祝。

祭足死了,厉公再也没有对手,立即行动,第二天夜里偷袭大陵成功,活捉守将甫瑕。甫瑕贪生怕死,当面求饶,承诺帮助厉公除掉公子仪。于是,厉公以甫瑕的老婆孩子为人质,放甫瑕回郑国都城。甫瑕倒也说话算数,跟厉公里应外合,杀死了公子仪和他的两个儿子,迎厉公复辟。

这一年是郑厉公(复立)元年,也就是前679年。

一个人逃跑了,谁?公父定叔。作为昭公的死党,他相信厉公决不会放过他,所以他又跑到了卫国。

 

厉公不是昭公,厉公可没有那么心慈手软。他是个合格的政治家。他知道,清除异己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“子之事君有二心矣。”(《史记》)厉公先把甫瑕请来谈话,直接说“你是个叛徒,你这样的人怎么敢用?”

甫瑕没话说,基本上,厉公也没给他发言的机会,推出去就给砍了。甫瑕后悔死了,早知如此,何必帮他复辟呢?

其实,叛徒不叛徒并不重要,厉公之所以要杀甫瑕,其实并不因为他是个叛徒,甚至不是因为他整整对抗自己十七年。

杀了叛徒,按理说忠臣就该重用了吧?不然,忠臣更要杀。

第二个被找来谈话的是原繁,祭足死后,原繁就是资格最老的元老了,而且,作为公族,原繁还是厉公的伯父。想想看,原繁该有八十多岁了。

“寡人出,伯父无里言;入,又不念寡人,寡人憾焉。”(《左传》)厉公对原繁说:“老伯啊,当初我被赶走了,你呢也不暗地里跟我通消息;我回来了呢,你又不来表个忠心,我很不高兴啊。”

没办法,八十多岁的原繁被逼上吊自杀了。

叛徒要杀,忠臣也要杀。年轻的要杀,老得快死的也不放过。这就是郑厉公。

之所以要杀甫瑕,是因为他握有兵权;之所以要杀原繁,是因为他是大臣中的首领。

现在,掌握兵权的甫瑕被杀了,在公族中最有号召力的原繁也自杀了,两大威胁解除,厉公终于可以安枕了。

有人问,祭足呢?与厉公有深仇大恨的祭足呢?虽然祭足死了,厉公会灭他的门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

厉公没有动祭足家的一草一木,甚至他还特别关照祭足的子孙。祭足一家安然无事,舞照跳,马照跑,厉公说了:“老祭嘛,各为其主嘛。”

三年之后,厉公找个借口杀了当年祭足的死党公子阏。而在杀死公子阏之后,厉公派人去卫国把公父定叔给找回来了,说:“不可使共叔无后于郑。”之后安排公父定叔在十月份回国,说法是:“良月也,就盈数焉。”什么意思?就是说十月份是个好日子。

十月份,公父定叔回国,厉公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,当场任命公父定叔为上大夫。

“我们的国君大度,讲亲情,真是个好人。”全国人民都这样说,厉公笑了。他爱公父定叔吗?亲弟弟他都要杀,难道他爱一个堂弟?当然不是,公父定叔不过是他做秀的工具,应该说,这个秀做得成功极了。

对于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来说,恩怨可以一笑泯之,但是利害关系要随时牢记,铲除异己绝对不能手软。而厉公显然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,尽管他不一定是个好人。

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大概就是说的郑厉公这样的人吧。

不管怎样,老四也死了。

 

根据《史记》的记载,“初,内蛇与外蛇斗于郑南门中,内蛇死。居六年,厉公果复入。”什么意思?翻译过来是这样的:六年前,曾经有两条大蛇恶斗十七天,一条是农村户口,一条是城镇户口,最后,农村户口战胜了城镇户口。六年之后,厉公果然回来了。算一算,正好被赶走十七年。

所以,蛇这个东西不要轻易惹他,他们能预测未来,就像癞蛤蟆能预测地震一样。

郑国一口气杀了三个国君,真够乱的。有人说,小国才这样,大国不会。

那么,来看看大国是怎么干的,譬如鲁国和齐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55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