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志刚说春秋(2) 秦晋恩怨 第六十章 机关算尽一场空  

2009-08-19 10:51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六十章  机关算尽一场空

 

 

 

优施做梦也没有想到,傻傻鸟里克竟然会唱“你算是个什么鸟”。同样,他没有想到里克会这样干净利索地杀人。优施更没有想到的是,他帮里克下定了决心。

里克一向不是一个很果决的人,就像这次,想要动手,却犹犹豫豫,先是向荀息摸底,然后又向丕郑咨询。也就是荀息弱一点,否则早就先下手为强了。

可是,一怒之下杀了优施,里克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,这决心下也得下,不下也得下。

分清形势,下定决心,这是脑力活;杀人,体力活。里克擅长的就是体力活,决心下了,下面就简单了。

杀奚齐

《左传》记载:“冬十月,里克杀奚齐于丧次。”

在献公死后不到一个月,也就是杀死优施的当天晚上,里克派了一名武林高手下手了。晋国是出武林高手的地方,这一点在后面我们会看到很多例证。里克派出的武林高手叫什么没有记载,也不重要。那是一次非常简单的行动,以至于我们无法为此次行动命名。我们来推演一下这样的谋杀场景。

深夜,高手大摇大摆来到丧次,即奚齐为献公守丧居住的茅屋。

“什么人?”大内侍卫问,睡眼惺忪。

“宫里的,太后怕公子晚上睡觉冷,让我送床被子来。”高手怀里抱着一床被子。

“进去吧,别把公子吵醒了。”大内侍卫说。

高手推开门,借着微弱的灯光来到奚齐床前,十三岁的奚齐睡得正香。高手将被子盖在奚齐身上,又为他把脖子处的被角掖好。顺手,高手的两根指头在奚齐脖侧上方轻轻一按,那是什么位置?颈动脉窦和迷走神经的位置。高手就是高手,连让你哼一声的机会都不给。

高手从容出来,从容上车,从容离去。

第二天,奚齐迟迟没有起床,直到中午,婢女进去探望,才发现公子已经硬了,体温降到气温,又凉又硬。

那么,为什么大内侍卫对高手竟然没有一点警惕?理由很简单:高手是女的。

 

奚齐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。自杀?被自杀?自然死?被自然死?

荀息第一时间得到报告,他知道,这是右派的谋杀。

左派会议,地点:后宫;出席人:荀息、骊姬、梁五、东关五。

“唉,主公啊,我辜负了您的信任,公子死了,我也死。”荀息仰天长叹,拔出剑来,他要自杀。

“总理啊,你不能啊。”二五一起上前,一人一只胳膊,把剑给夺了下来。

“你们让我死吧,奚齐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”荀息还要死。

骊姬哭了半天了,十三岁的孩子,犯了什么错?就被右派给“自然死”了。十三岁啊,养一个孩子不容易啊。

“荀总理啊,一个奚齐倒下去,千万个奚齐站起来。奚齐被他们害死了,可是,我们还有悼子啊。”擦干了眼泪,骊姬决定化悲痛为力量。悼子是谁?骊姬的妹妹小骊姬三年前生了一个儿子,就叫悼子,不知道为什么取了这么一个倒霉的名字。至于悼子究竟是献公的儿子,还是优施的儿子,谁也不知道。

荀息一听,对啊,奚齐死了,悼子在啊。

“好,立悼子为国君。”荀息又来精神了。

三岁小屁孩,还在尿炕的年龄。这个年龄,自然不用守丧。好在晋国也不是那么守周礼的国家,荀息也不管那么多了,匆匆忙忙,草草埋葬了晋献公。一转眼,十一月份了。

杀悼子

这一天,阳光明媚。

阳光明媚的日子,该杀人还是要杀人。

埋葬了献公,现在可以正式立悼子为晋国国君了。荀息牟贾昧说腔殖。运此担馐歉龃笕兆樱枰≈囟易亍?/p>

所有卿大夫全部到场,除了装病多年的狐突之外。

上大夫荀息宣布悼子为新任晋国国君,随后,奶妈把悼子抱出来,放在了国君的宝座上。

“哇。”悼子哭了,活这么大岁数,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,特别是这么多男人,他一边哭一边喊:“娘,娘哎,娘哎。”

娘没有来,说起来,现在他娘算是谁还没有弄清。生他的是小骊姬,可是太后是骊姬。如果能活下去的话,他的娘可能要算是他大姨妈才对了,他亲娘反而会变成小姨妈。不过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,因为他的生命到今天就要结束。

“荀总理,根据周礼,有嫡立嫡,无嫡立长,申生死了,重耳还在,怎么轮得上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?抱他走。”里克大声说道,手按宝剑。

里克身后,七舆大夫一个个都怒目圆睁,手握剑柄。其余的人见右派势力强横,也都纷纷随声附和。这个时候再看二五,两人吓得不敢吱声,缩在一边。

“胡说,主公遗命,谁敢违抗?”只有荀息毫不畏惧,大义凛然,义正词严,铿锵有力,精神饱满,视死如归,不畏强权,胆大心细,勇往直前……

用了这么多形容词,可是,形容词再多,又有什么用呢?这个时候,实力才是决定性的。

“屠岸大夫,还等什么?”里克一声喝令,从大夫群中走出一个人来。只见此人身高八尺,虎背熊腰,谁?屠岸夷。屠岸夷是晋国著名的武林高手,原本是左派东关五的跟班,最近认清形势,果断投靠里克。在所有大夫之中,屠岸夷是地位最低的一个。此时听到里克号令,挺身而出。

屠岸夷直奔悼子而去,荀息拔剑阻拦,哪里拦得住?被屠岸夷一把推开,一个箭步来到国君宝座前,将悼子一把抓起。下面的镜头儿童不宜,插播广告一分钟。

广告回来。

悼子死在地上,血流满地。

荀息傻了眼,他跪在地上,对天号哭:“主公啊,我愧对您啊。我死之后,不敢见您啊。”说完,荀息横剑在脖子上。

镜头转向二五,二五低下了头。

血,飞溅出来。下面慢镜头,荀息缓缓倒下。再来一次,荀息缓缓倒下。

镜头转向后宫,骊姬跳井身亡,小骊姬披头散发,又哭又笑,裸体狂奔,她疯了。

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。

这段历史,《左传》评述:“君子曰:诗所谓‘白圭之玷,尚可磨也。斯言之玷,不可为也。’荀息有焉。”

啥意思?君子说了,《诗经》里说:“白璧之瑕,尚可磨掉;言语之失,不可追回。”荀息就是这样的人啊。

讲了什么道理呢?就是别乱答应别人,答应了做不到,连命都会搭上。

 

左派被消灭了,中间派不存在了。

俗话说:党外有党,党内有派。党外无党,帝王思想。党内无派,千奇百怪。

当只剩下右派的时候,右派本身就会分裂。当左派不再存在,右派也就不再存在。

现在,派没有了,但是,党产生了。晋国卿大夫分为了两党:重耳党和夷吾党。

重耳党的代表人物是里克、丕郑、七舆大夫,而夷吾党的代表人物是吕省(又叫吕甥、吕怡甥)、虢射、郤称和梁由靡等四五个人,一眼就能看出来,重耳党的实力远远强于夷吾党。

“小崽子死了,荀息也死了,大家认为,谁该继位?”里克说。他依然手按剑柄。

二五缩着脖子躲在人群的最后,哪里还敢说话?就是夷吾党的人,此情此景,也知道不能说话。

“我看,非公子重耳莫属。”丕郑说。七舆大夫纷纷附和,其余的人要么跟着说好,要么不敢吭声。谁也不是傻傻鸟。

“好,既然大家一致同意,那就拿绢过来,大家签名。”里克拍板。早有人取了绢过来,里克令人在上面写上:“敬爱的公子重耳,国不能一日无主,全体卿大夫一致建议请您回来主持大局,继承君位。”

之后,里克先签名,在场的每个人都签了名。基本上,这就相当于后来的“表态”。大家都签了名,里克看了一遍,把绢收了起来。

“老里啊,我看,再请狐突签个名吧。”丕郑建议。

“不用了,我们都签名了,还不行啊?他都退休了,不用管他。”里克说。往常,遇上事都要问丕郑,偏偏今天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,故意不听丕郑的,要挣点面子。

丕郑一看,这么多人,也不好说什么。

“好,屠岸夷,还是派你去,到翟国迎请公子重耳回来。不要耽搁,现在就去。”里克发号施令了。屠岸夷听了,接过签了名的绢,急忙出去,备车马前往北翟。

丕郑张了张嘴,似乎有话要说,犹豫一下,没有说出来。

重耳拒绝归来

重耳在北翟的日子过得很幸福,姥姥家的人对自己还真不错,真没把自己当外人。而一帮兄弟都从晋国来追随自己,大家吃吃喝喝嘻嘻哈哈,似乎跟在蒲没什么区别。

别说,翟人虽然没文化,可是待人很真诚。

父亲死了,重耳还真是有些伤心,毕竟是自己的父亲。重耳这人重感情,尽管自己是被父亲赶出来的,他还是体谅父亲的难处。

“兄弟,我给你派兵,出兵晋国,抢回宝座,怎样?”北翟国主主动来找重耳,说起来,哥俩还是表兄弟。

“别介,父亲刚刚去世,我就出兵攻打回去,大逆不道啊。算了,看看再说吧。”重耳这样回答。回到住处一说,狐偃拍拍他的肩膀:“小子,你真行。”

 

晋国的形势也让重耳关心,不过也说不上是特别关心,因为一切都有狐偃在盯着,该干什么,狐偃会提出来的。

这一天重耳正在睡午觉的时候,突然有人来报:“公子,晋国大夫屠岸夷前来求见,说是要请公子回去继位。”

“什么?”重耳吃了一惊,倒不是因为继位的事情,而是因为屠岸夷这个人。在晋国的时候,重耳就知道屠岸夷,这个人不仅武功高强,而且是个左派爪牙,基本上跟勃鞮是一类货色,不同之处仅仅在于屠岸夷不是个太监。所以一听到屠岸夷,重耳还真有点害怕。

心里怕,可是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。好在兄弟们都在隔壁睡觉,重耳立即派人把魏犨给叫起来,一同接见屠岸夷,也算是个保护。至于其他的兄弟,也都爬起来,躲在屋子里偷听。

“请进来。”重耳下令,把屠岸夷给请了进来。

屠岸夷进来,叙过礼,先把那签名的绢递上来。然后重耳一边看,他一边把刚刚发生的宫廷政变说了一遍,免不得把自己夸得花儿一样。

“你,不跟二五混了?”重耳问。

“嗨,我弃暗投明好多天了。”屠岸夷说,似乎很自豪。

现在,重耳放心一些了。

“那,你来的意思,就是请我回去当国君?”重耳问,明知故问。

“国乱民扰,得国在乱,治民在扰,子盍入乎?吾请为子鉥。”屠岸夷说,啥意思?国家动乱,民众受到惊扰,动乱时才有得到君位的机会,民众受到惊扰时反而容易治理,你何不回国来呢?让我们为你回国肃清道路吧。

重耳一听,屠岸夷说得有道理啊。可是看屠岸夷这个人,左看右看就是觉得不踏实。

“你等等,我问问我舅舅。”重耳说,随后转身进了里屋,狐偃赵衰几个早就在里面偷听着呢。

重耳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,然后问:“舅舅,回去行不行?”

“不行。服丧期间不哀痛却想求得君位,难以成功;乘国家动乱之机想回国执政,将有危险。因为国丧而得到君位,就会视国丧为乐事。动乱而得以回国,就会把动乱当做喜事。这些都显然与喜怒哀乐的礼节相违背,还怎么来训导民众呢?民众不听从我们的训导,还当什么国君?”重耳没有料到的是,狐偃竟然反对,这么好的机会,狐偃竟然不要。

“舅舅啊,如果不是国丧,谁有机会继承君位?如果不是动乱,谁会接纳我?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啊。”重耳有点急,觉得舅舅有些迂腐了。

“我听说,丧乱有大小之分。大丧大乱的锋芒,是不可以冒犯的。父母故世是大丧,兄弟间钩心斗角是大乱,如今你正处于这种境地,所以很难成功。”狐偃坚持他的理论。

重耳听不下去了,心说你怎么变杜原款了?从前你不这样啊。

“舅舅,不是我说你,你这话都是书呆子说的,我不爱听。”重耳说完,转身要出去,显然,他不想听狐偃的。

见重耳要走,狐偃一把把他拉了回来。

“小子,大道理你不听,舅舅给你讲点小道理吧。”狐偃有点生气,心说我这小九九本来不想说,你非逼我说出来啊。没办法,狐偃只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:“我问你,这签名上,有没有你姥爷的名字?”

“没有。”重耳脱口而出。原本他倒没注意,狐偃这么一说,他想起来上面没有狐突的名字。

“咱们在外,老爷子在内,谁更清楚朝廷的情况?老爷子没有签名,说明他认为我们不该回去,这是第一。第二,屠岸夷是个什么东西?里克派他来请我们回去,这不明摆着不把我们放在眼里?我听说里克这人很贪,我们回去,顺他意还行,不顺他意,他杀你跟杀奚齐有什么不同?回去,不是不可以,但是太冒险,不值。”狐偃这一番话,算是说出了真正的顾虑。原本不想说得这么明白,用大道理忽悠大家了事,现在不得不说了出来。

这下,重耳信了,舅舅确实比自己高明一大截。

道理明白了,重耳的决策还是非常迅速的。

“承蒙你的好意,来看望我这个逃亡在外的人。父亲在世时,我不能尽洒扫的义务。父亲去世后,又不能回去操办丧事而加重了我的罪过,而且玷辱了大夫们,所以冒昧地辞谢你们的建议。安定国家的人,要亲近民众,处理好邻国的关系,还要体察民众的情绪以顺应民心。如果是民众认为有利,邻国愿意拥立,大夫们都服从,我重耳才不敢违背。”重耳对着屠岸夷说了一堆大道理,中心思想就三个字:不回去。

屠岸夷听得发呆,大道理懂不懂无所谓,可是多少人盯着这个宝座,拼命往上凑,送到你的手上了,你不要?

带着无奈和困惑,屠岸夷回去了。

丕郑当初想说未说的,就是不应该派屠岸夷,而应该派七舆大夫中的一位。

事实证明,丕郑比里克高明太多了。

启动第二人选

重耳不肯回来,这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只有丕郑叹了一口气,他觉得这不奇怪。

里克有点傻眼,他怎么也想不通重耳为什么不回来。问题是,重耳不回来,怎么办?这国君的位置不能空着吧?

重耳党没主意的时候,夷吾党就看到了机会。

“老里,你看,重耳不回来,可是,国不可一日无君啊,现成的夷吾就在梁,为什么不请夷吾回来?”吕省、郤称和梁由靡结伴来找里克,人多嘴杂力量大啊。

里克不愿意,可是人家夷吾党说得有理啊,想要反驳,还真没有太多话可说。那三个人见里克好像无话可说,于是你一言我一语,说得个天花乱坠。最后里克也不知道是听腻了还是听糊涂了,终于点了头。

“试试看吧。”里克表态了,自己也不知道试试看是怎么弄法。

那哥三个见里克松了口,高兴得几乎晕过去,一通马屁过去,然后回去商量下一步的行动纲领了。

世界上的事情是这样的,手中把握大把机会的人,就会不珍惜机会;相反,好不容易争取到机会的人,就会很认真地对待,就会想尽办法把机会变现。

现在,夷吾党的几个兄弟得到了机会,经过紧急商讨,决定由吕省和郤称亲自前往梁国迎请夷吾回国就位,梁由靡待在绛,随时掌握事态发展。

分工一定,吕省和郤称立即出发前往梁国。

 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