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志刚说春秋(2) 秦晋恩怨 第六十三章 继续忽悠秦国  

2009-08-24 10:53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六十三章 继续忽悠秦国

 

杀了里克,杀了丕郑。现在,轮到了七舆大夫。

其实,惠公在杀掉里克之后就想把七舆大夫一网打尽,可是郤芮劝住了他。郤芮良心发现?不是。

“主公,暂时留下七舆大夫,里克死了,他们没什么威胁了。但是,杀了他们,丕郑一定不会回来了。”郤芮的心思在这里,七舆大夫成了诱饵,引诱丕郑这条大鱼回来的饵。

大鱼被杀了,饵还有存在的价值吗?

共赐,共华的哥哥。共赐在第一时间知道了丕郑被害的消息,他知道,下一步就该轮到自己的弟弟了。于是,共赐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弟弟家中。

“兄弟,丕郑被害了,下一个一定是你,快逃吧。”共赐气喘吁吁来到,让弟弟逃命。

“我不走,丕大夫入朝,是我告诉他不会有事的,等于是我害了他。害了他,而我逃命了,这样的事情我不做。你走吧,我在家里等死。”共华竟然不走。

不一会儿,惠公派人来召共华。共华来到朝廷,看见七舆大夫已经凑齐。

后面的事情不必再说,七舆大夫全部被害。

想当年,贾华曾经放惠公一条生路,如今反而被惠公所害。

有的人,该杀的时候不能手软。你不杀他,他总有一天会来杀你。

泛舟之役

秦国瞎忙活半天,没有得到任何好处,反而跟晋国像仇人一样,从那以后再也不往来。惠公也很高兴秦国不来,给河西五城的事情基本上就不了了之了。

可是世上的事情就这么怪,你两个不往来了,一定要找点什么事情让你们继续往来。

惠公登基之后,晋国连续三年旱灾,就是晋国历史上有名的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号称百年不遇。在晋惠公的英明领导下,晋国人民进行了艰苦的抗旱救灾工作,可是没有取得胜利,由此也证明晋惠公的领导其实并不英明。

到惠公三年(前648年),晋国陷入了全面的饥荒,怎么办?

“借吧。”郤芮说。

“跟谁借?”惠公问。周边国家的关系都不太好,到这时候,跟谁借?

“秦国啊。”郤芮的脸皮真的够厚,连惠公都觉得脸上有点发热,忍不住说:“咱们忽悠了人家,人家会借给咱们吗?”

“怎么不会?按理说是不会,可是秦国就是一群土包子,实心眼,忽悠一次,还能忽悠他们第二次。反正忽悠过一次了,现在不忽悠白不忽悠。再说了,如果他们不借,我们不是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不给他们河西五城了?”郤芮整个就是个大忽悠,认准了秦国人比较实在。

“那行吧,那麻烦师傅走一趟吧。”惠公说。历来的习惯都是谁提建议派谁去,所以这个活直接就派给郤芮了。

郤芮一听,笑了。

“主公啊,你这是叫我送死去啊。你想想,秦侯最恨的人就是我了,我要去了,非把我剁了不可。这样吧,派虢射去,秦侯不认识他,最多给赶回来,不会要命。”郤芮算得挺清楚,这类冒险的事情推给了虢射。

于是,晋惠公派虢射前往秦国借粮。虢射那是一万个不愿意去,硬着头皮,领了差旅费和礼物,很不情愿地上路了。

 

虢射来到秦国,见了秦穆公,送上了礼物,之后提交了“借粮申请书”。

秦穆公一看,该死的晋惠公从前欠的债还没还,现在又来借粮?想不给,又觉得不够人道主义;想给,又有点不甘心。于是,把百里奚、公子絷、公孙枝和丕豹给叫来商量,丕豹这个时候也是秦国的大夫。

穆公把情况大致介绍了一遍,然后征求几位大夫的意见。

“我觉得应该借。以往的事情,是夷吾这混账不对,以致晋国遭到这样的报应,老百姓们都恨他。但是,如果我们不借粮,晋国的老百姓反而会恨我们见死不救。如果借了呢,晋国老百姓会感激我们,今后晋国国君若是与我们做对,连晋国老百姓也不会答应。”公孙枝第一个发言,认为该借,赤子之心啊。

“我反对,夷吾这混账就是个白眼狼,对他怎么好,他都会咬你。借粮给他们,到时候反而增加怨恨。”公子絷不同意,他恨死了晋惠公。

“我认为该借。天灾人祸,哪个国家都有可能发生,扶助友邻,发扬人道主义,这是每个国家都应该无条件去做的。”百里奚认为该借,他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。

“借,借他妈个头。主公,晋侯无道,我建议趁他们灾荒,发兵讨伐无道。”不用猜,这个发言的是丕豹,杀父之仇啊。

每个人发言完毕,穆公想了片刻,进行总结性发言。

“唉,要说晋侯这王八蛋呢,饿死他也不冤枉。可是,他是饿不着的,受苦的是晋国老百姓。百里大夫说得对啊,人道主义啊。”穆公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,他决定借粮。

秦国发船,满载着粮食,顺黄河运往晋国,这次借粮行动史称“泛舟之役”。

虢射回到晋国,受到热烈欢迎,被认为忽悠成功。其实虢射心里明白,这全是因为人家秦国人心肠好。

再次背信弃义

什么叫做天道循环?

第二年,晋国大丰收。但是,秦国闹旱灾了。结果,秦国人民的抗旱救灾斗争也没有取得胜利,换句话说,秦国人的吃粮问题发生了困难。

按理说,就算秦国没有发生旱灾,晋国也应该还粮食了;或者说,如果秦国不是上一年支援了晋国,人家的粮食也能熬过去。

秦穆公派公孙枝到晋国去借粮。

“好啊,按去年的数,给秦国运过去,也算是咱们的泛舟之役。”晋惠公看了秦国的借粮申请,没犹豫。

郤芮没有说话,显然他有想法。他没说话,虢射说话了。

“主公啊,不能给啊。你想,咱们欠了他们五座城,还欠了粮食,只还粮食,那不是还欠着城吗?他们不是还要怨恨我们吗?与其如此,何必还给他们粮食呢?”虢射基本上全盘照搬了郤芮的思维方式,一番话出来,听得郤芮直笑。

旁边公孙枝听见虢射这么说话,气得几乎跳起来,当时强压住火,指着虢射的鼻子大骂:“虢射,你难道忘了去年在秦国的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了吗?你说这样的话,不怕生小孩没屁眼?”

晋国大夫庆郑也看不下去,对晋惠公说:“主公,欠了人家地,又欠人家粮,说什么也该还粮啊。否则,天理难容啊。”

晋惠公没有理他,而是看看郤芮,郤芮笑笑,没有说话。不过,晋惠公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“公孙枝,你走吧,我们没有粮食给你们。”晋惠公这样决策。

公孙枝气得发晕,一路上大骂回国。

晋惠公和他的领导团队,一个字:绝。

 

马拉戈巴兹!

为什么要用这句骂人的话开始?

因为这是秦穆公的第一反应,向来以斯文自诩的秦穆公终于忍不住了。何止秦穆公,所有秦国人民都忍不住要骂人了。何止秦国人民,全世界人民恐怕都要骂出来了。

“该死的夷吾、该死的郤芮、该死的虢射、该死的晋国人!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全国紧急动员,我要讨伐晋国。”秦穆公气得吐血,他知道世界上有无耻的,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么无耻的。他有吃苍蝇的感觉,而且是绿豆苍蝇,而且苍蝇的脚上还有蛆。

他要出这口气,要出这口恶气。

秦国的大夫们跃跃欲试,一个个都义愤填膺,他们要跟晋国人拼了。

“不可莽撞。”百里奚说话了。大家都很激动,但是百里奚明白,可以激动,但是千万不能冲动。

“你不愤怒?”公子絷问。他气得双手发抖。

“我愤怒,但是,我们正在闹饥荒,此时出兵,军心不稳,后援不继,必然不是晋国的对手。我想,晋国正希望我们出兵呢,不能上他们的当。君子报仇,不要急在一时,这笔账我们记下,到时候一起讨还。”百里奚说得有理有据。大家虽然气愤,还是觉得他说得不错。

秦穆公点点头,现在他冷静了很多,他觉得百里奚是对的。

“唉,晋国啊,我夫人那么贤惠,公孙枝这么正直,怎么夷吾这帮人就这么无耻呢?唉,人和人的境界咋就这么大差距呢?”秦穆公叹一口气,刚才骂了晋国人,如今说几句好话,好让夫人和公孙枝有面子些。

秦穆公真是一个好人。

讨伐晋国

一年的时间,秦国东拆西借,节衣缩食,终于熬过去了。

老天爷开眼,第二年秦国丰收了。

过完冬,秦穆公请大家守岁,好吃好喝。夜半钟声敲响,春天到了。

“春天来了,我有一个心愿,一个埋藏了一年的心愿,各位猜一猜是什么?”秦穆公站起来,对卿大夫们说。

沉默,没有人说话。不是没有人知道,是大家都在运气。

秦穆公感到奇怪,他扫视众人,等待有人说出答案。

这个时候,公子絷也站了起来。

“大家说,主公的心愿是什么?”公子絷高声问道。

“讨伐晋国!讨伐晋国!”所有人发出同样的声音,激昂高亢,直刺云霄,在雍城的夜空久久回荡。

所有人,憋了一年的气,在这一刻迸发出来。

“是男人,就要讨伐晋国!”秦穆公说道。他的眼里,几乎迸出血来。

讨伐晋国。

谁说春秋无义战?

 

晋惠公六年(前645年)秋天,秦军起战车四百乘,讨伐晋国。所有卿大夫都要求上战场,就连老迈的百里奚和蹇叔也奋勇请战。

秦穆公亲自领军,以百里奚为中军参谋,大将白乙丙、西乞术为先锋,公孙枝和公子絷分领左右两军,祭拜了祖庙,然后浩浩荡荡,杀奔晋国。国内只留下蹇叔主内,孟明视巡边,辅佐太子罂(音英)守国。

秦军上下,可以说是恨晋国入骨,不用动员,一个个就十分卖命。而晋国人都知道自己的国君对不住秦国,在内心都存有愧疚。因此,秦军进入晋国,三战全胜,颇有当年周武王伐商的意思。

秦军摧枯拉朽,长驱直入,以闪电战的态势直达韩原(今陕西韩城)。

 

晋惠公万万没有想到,老好人秦穆公竟然来真的了。

紧急会议,晋国召开紧急会议。

“秦国鬼子侵略我国,深入我国境内,怎么办?”晋惠公问。

庆郑第一个站了出来,他要发言。丕郑死了,现在又有一个庆郑。晋国这个国家很有意思,他们似乎从来不缺乏能人,随时随地都有人才。

“吾深其怨,能浅其寇乎?非郑之所知也,君其讯射也。”(《国语》)庆郑这样说。啥意思?我们得罪人家得罪得很深,怎么能让人家不深入我国境内呢?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你问虢射吧。

庆郑的话是明显的气话,你不知道该怎么办,还说这些干什么?

虢射在一旁听到,不高兴了。

“哎,老庆,你这怎么说话?我当初不都是为了国家利益吗?再说了,秦军来了,这是意料中的事啊,还有什么选择?打呀,怕他们个头啊。”虢射倒挺硬,主张迎战。

这两个吵架,晋惠公没理他们,他问郤芮:“师傅,您看呢?”

“俗话说:蜂刺入怀,解衣去赶,既然来了,当然是打回去。”郤芮也主张打。

惠公一看,大家主张打,那就打。

“师傅,那好,您亲自领军吧。”惠公把任务拍给了郤芮,原以为师傅挺乐意的,谁知道师傅当时就叫了起来:“主公,我老胳膊老腿的,哪会打仗啊?别,还是你亲自出马,我在这里守家吧。”

惠公有点不高兴了,看在师傅的面上,没说什么。没办法,师傅不肯去,只能自己去了。

可是,这个时候,问题来了。

元帅,元帅在哪里?大将,大将在哪里?

晋国最能打仗的就是里克,可是,里克被杀了;晋国最著名的战将就是贾华那一拨七舆大夫,可是七舆大夫也给杀完了。现在该用人了,才发现能用的人都给杀完了。

“芮也,使寡人过杀我社稷之镇。”(《国语》)晋献公后悔极了,这个时候他抱怨郤芮当年撺唆他杀里克和七舆大夫了。

郤芮没有说话,在心里,他突然有一种无名的恐惧:惠公的抱怨会不会仅仅是一个开始?

 

晋国大军终于还是组成了。

晋惠公亲自领军,中军大将为大夫韩简。韩简的封邑就是韩原,眼下等于秦军侵略到了他的地盘,所以他是红了眼的。想想看,当年张学良有多么想打回东北,韩简就有多么想打回韩原。整个晋国卿大夫中,或许只有韩简是真的有必胜决心的。

出军之前,晋惠公以占卜的方式来决定谁来出任御者,结果很不巧或者说很巧,最适合人选竟然是庆郑。

“切,这个衰人。”惠公叹一口气,他不喜欢庆郑,因为庆郑太直,说话不给面子。惠公决定不让他当司机,选择了郤步扬当司机。

郤步扬,步姓的得姓始祖。

司机确定了,又占卜决定戎右,最佳答案一出来。晋惠公又叹了口气:“切,怎么又是这个衰人?”

就这么巧,最佳人选还是庆郑。

“老子偏偏不用他。”晋惠公也是赌口气,偏偏要用家仆徒作戎右。

庆郑听说了,笑得喷饭。

庆郑的忠告

晋国大军浩浩荡荡,离开绛城,前往韩原迎击秦军。

晋惠公这是第一次领军出征,心中忐忑不安,也不知道是祸是福。大军刚出城门,庆郑的车就跟上来了。

“主公,等等,等等,有问题。”庆郑叫住晋惠公,好像有什么紧急事情。

“什么事?”晋惠公有点不耐烦。

“主公,你要换马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晋惠公更不高兴了,心说不让你给最高领导人当司机,你不高兴了?要出什么妖蛾子?

“你这马是郑国的马,不是晋国的马。历来打仗都要用本国的马,一来熟悉地形,二来适合本地的地势条件。现在你用郑国这种破马,一旦打起仗来,他们就会愤怒暴跳,呼吸急促,血管膨胀,表面强大,内心虚弱。到那个时候,你就后悔都来不及了。”庆郑说。虽然用词有些夸张,但是确实有理。

晋惠公的马确实不是晋国的马,而是郑国送来的郑国马,这种马非常著名,称为小驷。小驷的特点是身材矮小,步伐平稳,跑不快,但是坐在车上很舒服。这么说吧,典型的后宫马,平时走马看花,这样的马最合适。基本上,这种马跟驴比较接近。

这要是别人提出来的,晋惠公说不定也就听了。可是偏偏是庆郑说的,惠公偏偏就不听。

“老庆,看好自己的马就行了,这马你看不惯,我用惯了,舒服,你知道什么是舒服吗?”晋惠公话里带着讽刺,一点面子也不给庆郑。

费老大劲赶上来提合理化建议,谁知道热脸贴上了冷屁股,庆郑灰溜溜地走了。

“该死的,让你舒服,等打起仗来你就知道什么叫舒服了。”庆郑心里骂道。

 

韩原,龙门山下。

秦国大军,战车四百乘;晋国大军,战车六百乘。

按照兵家的常识,敌军远来,利于速战。晋国军队最好的战略是防守,等到敌军无粮撤退,再尾随追击。可是,惠公哪里懂这些?

晋军多,秦军少,晋军的战略依然应当是严守阵脚,等待对方的士气下降,然后利用人数的优势发动进攻。而秦军人少士气高,利于混战速战。可是,晋惠公不懂,手下几个亲信也不懂。

“韩简,你去侦察一下敌情。”惠公给韩简派了活,因为这里的地形他比较熟悉。

韩简去溜达了一圈,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难看。

“老韩,有什么收获?”惠公问他。

“收获?秦军的士气比我们高十倍都不止啊,我看这仗没法打。”韩简垂头丧气,得,最有信心的人也垮了。

晋惠公半天没说话,他这时候很后悔,后悔当初听了郤芮的话而亲自领军。可是事到如今,想不打也不行了。

“唉,说起来,这事情怪我爹。”想了半天,惠公想起他爹来了,好事想不起来,坏事想起来了。“想当初秦侯来晋国求亲,算命的就算过,说是我姐姐嫁给他不吉利,这个大舅子将来会对晋国不利。可是老头子不信,非把我姐姐给嫁到秦国。你看,应验了吧?”

韩简差一点哭出来。

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“主公啊,我听说算命也不是凭空来的,而是有迹可循的。自己干坏事干多了,自然就会是受报应的命。《诗经》说得好啊:百姓的灾祸,并不是天降的,都是那些当面阿谀奉承、背后互相攻击的小人造成的。”韩简说话也没客气,说完,拍拍屁股,走了。

晋惠公叹了一口气,他认为韩简说的是郤芮和虢射等人。

“奶奶的,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明天晚上了。”韩简一路走,一路自言自语。

 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