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志刚说春秋(2) 秦晋恩怨 第六十四章 秦晋大战  

2009-08-27 08:33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六十四章 秦晋大战

 

 

晋惠公六年(前645年)九月十四日,正好是中秋之后的一个月。这一天,阳光明媚。

可以想象,到了晚上,月光也会明媚。

阳光明媚,月光明媚,再加上秋风送爽,打仗的心情会不会好一些?总之,这是一个很适合打仗的日子。

秦晋大战开始了。

晋惠公掉坑里了

两军对圆,秦军一个个都红了眼,想起去年一年吃糠咽菜,就恨得牙根发痒。按程序,原本应当双方国君在阵前斗斗嘴,然后开始动手。这次好,连骂战都省了,秦军直接就开始冲锋了。

晋军本来就士气低落,看见秦军冲锋,一个个都有些害怕。这个时候,强弓硬弩守住阵脚的话,还有得打,偏偏晋惠公也下令冲锋。

这个仗没法打,真是没法打。两军稍一接触,晋军就开始溃败。于是,一场混战。龙门山下几十里的战场,到处都是秦晋两国的军队。

屠岸夷仗着自己力大无穷,倒撞过去,迎面遇上秦国大将白乙丙,两人交手,竟然棋逢对手。于是,从车上打到车下,最后扭打在一起。拼到筋疲力尽,双双摔进一个大坑中,在那里倒气。

惠公亲自冲锋,还射了两箭,射完之后发现事情有点不妙,怎么办?逃命吧。

“快跑快跑。”惠公急了,前面驾车的司机郤步扬听到惠公要逃,急忙调转车头。车头刚转过来,迎面杀来秦国大将公孙枝,郤步扬当时就慌了手脚,把那四匹郑国小驷直接给赶坑里去了。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,这坑里竟然还有水,是一泥坑。两个多月没下雨,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个泥坑,被惠公赶上了。

郤步扬一看,直接给郑国小驷上鞭子了。可是没用啊,郑国小驷就那么点力气,折腾几下,越陷越深,索性打死都不动了。郤步扬没辙了,他知道,这要是晋国的马,一蹿就上去了。

公孙枝一看,差一点笑出来。当下也不客气,跳下车来,直接赶过来捉人。晋惠公也没办法,也只能下车,郤步扬和家仆徒两人下车,双战公孙枝,竟然还是招架不住。

四周,秦军看见晋惠公掉坑里了,纷纷杀过来。

正在危险关头,救星来了。谁?庆郑。

 

庆郑听说晋惠公被困,急忙来救,奋勇杀了进来。可是杀到近前,庆郑哭笑不得。为什么?因为他看见郑国小驷在坑里,磨磨蹭蹭上不来。再看郤步扬和家仆徒哥俩,两个人不是公孙枝一个人的对手。

“该死的晋侯,要是听我的,怎么会这样?郤步扬和家仆徒这两个白菜,什么时候会打仗了?”庆郑暗想,看到这个场面,倒觉得很解气很过瘾,反而不想救晋惠公了。

“老庆,载我载我,载我。”晋惠公在坑里大声喊叫,看那样子很可怜。

“救,还是不救?”那一刻,庆郑的脑子里闪过许多画面。

如果救他,自己的车就要给他,自己就完蛋;如果不救他,他肯定被秦国人活捉了。

如果救他,他今后会怎样对自己?这个时候,庆郑想起了里克,想起了贾华,也想起了惠公抱怨郤芮的场景。

“去他妈的,去死吧。”庆郑最终这样决定。

“忘善而背德,又废吉卜,何我之载?郑之车不足以辱君避也。”(《国语》)庆郑大声拒绝了,啥意思?你忘恩负义,又废了吉卜,不用我做车右,为什么又想搭我的车?我庆郑的战车不值得委屈你来避难!

庆郑说完话,又杀出重围。身后,听到晋惠公凄惨的“救命啊”的声音。

晋惠公被捉

秦穆公也是身先士卒,一路追杀。可是,他的运气不好。

晋军虽然溃败,但是,韩简和他的近卫部队并没有溃散,相反,他们始终保持队形。可巧,遇上了秦穆公。

秦穆公的车右是大将西乞术,算得上是秦国排名前三的勇士,可是,跟晋国大将韩简相比,他还差一个档次。几十个回合,西乞术被韩简一戟捅下车来。

晋军一拥而上,要活捉秦穆公。秦穆公身边卫士拼命抵挡,眼看抵挡不住。

“老天啊,你真是瞎了眼啊,怎么我反而要成俘虏了?”秦穆公欲哭无泪。

正在这个时候,突然听见附近山坡上喊声大起,只见一群野人手持大棍、铁杈等杀奔而来。什么是野人?不是今天所说的那种什么都不穿、人话也不会说的野人。那时候的野人,就是没有正当职业,没有正当土地,也没有人管的人,今天叫做自由职业者。

几百号野人杀来,大家都愣了,他们究竟是谁的朋友?谁的敌人?在这一刻,双方都希望这些人是自己的队伍,尽管放在平时,谁也不愿意有这样的朋友。

野人们的大棍究竟砸向了谁?晋军。

现在,秦军再加上野人,晋军在人数上已经处于劣势。但是,野人的战斗力是有限的,而且,秦穆公依然在晋军的包围之中。换句话说,野人的到来,仅仅是缓解了秦穆公的压力,危险依然存在。

韩简咬咬牙,挥舞长戟向秦穆公杀去,没有人能抵挡他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秦穆公的救星来了。谁?庆郑。

“韩简,快去救主公,主公要被活捉了。”庆郑大声喊道。

“啊,快,快去救主公。”韩简一听,赶紧率领手下去救晋惠公。

秦穆公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

韩简跟着庆郑赶到的时候,只看见晋惠公已经被五花大绑,押上了秦国的车,郤步扬、家仆徒也都被活捉。

“老庆,你看,都是你,刚才不是你喊,我们就捉了秦侯了,到时候还能把主公换回来,这下可好,两头落空。”韩简埋怨庆郑。

庆郑没说话,心说:“这是老天开眼,活该啊。”

仗打到这里,已经没什么打头了。两边各自收兵,不同的是,秦军高唱得胜歌,晋军灰头土脸,垂头丧气。

自从晋国建国以来,这是输得最惨的一仗。

秦军收拾战场,西乞术虽然被刺落,好在受伤不重。白乙丙被找到的时候,已经奄奄一息,被救回秦国,几个月后方才痊愈。而同样奄奄一息的屠岸夷被当场砸死,成了烈士。

大胜之后,秦国军队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班师回朝。

 

那么,那些野人是怎么回事?从哪来的?为什么要帮秦穆公?说起来,还有一段故事。

原来,年前秦穆公在岐山一带打猎。到晚上发现丢了几匹马,令手下出去找,结果发现几百野人正在那里吃烧烤马肉。手下急忙回来汇报,建议立即派兵剿灭盗马的野人。

说起来,秦穆公真是心地仁慈,想了想,说:“算了,人家一定也是饿得不行了,谁没有饿的时候?况且,就算杀了他们,马也救不活了。这样吧,我听说马肉是凉性的,光吃马肉不喝酒,那要伤身体的,派人给他们送些酒过去。”

就这样,野人们不仅有肉吃,而且有酒喝,这个感动啊

“我们偷吃了最高领导人的马,他不仅不收拾我们,还给我们送酒,这是什么精神啊?这是人道主义、大公无私、大义凛然、大方慷慨啊!不行,我们一定要找机会报答他。”野人们一边吃肉,一边喝酒,一边发誓要报恩。

这一次,听说秦军讨伐晋国,野人们一商量,扛着锄头就跟过来了,正好碰上秦穆公被围,算是报了一回恩。

“唉,看看人家野人,再看看晋侯。看来,有文化不等于就有良心啊。”秦穆公感慨,把晋惠公的四匹小马烧烤好了赏赐给野人们,当然,还有酒。

 

秦军撤军,晋国大夫们一看,跟着国君出来,现在国君被带到西面去了,兄弟们自己还有脸回国吗?算了,大家学习百里奚吧。

就这样,秦国大军在前,晋国大夫们一个个披头散发,手拄拐杖,背着帐篷,跟在后面。韩简、庆郑、虢射等,全都跟着。

秦穆公听说晋国大夫们都跟上来了,挺感动,心说晋国大夫们还真行,很够意思,可是怎么就出了晋惠公这么个王八蛋呢?

“公孙枝,你去一趟吧,告诉他们别跟着了,就说我之所以把晋侯带到西面,不过是为了叙叙旧罢了,不会过分的。”秦穆公不忍心看着晋国那帮兄弟这么受罪,让公孙枝把他们劝回去。

公孙枝于是去看望那帮兄弟,把秦穆公的意思转达一遍,劝大家回去。大家一听,既然秦穆公发了话,大家何必还受这个罪呢?于是大家跪在地上对天发誓:“上有苍天,下有大地,天地人都听到了秦侯的话,说话要算数啊。”

这样,大家回家了,等待秦国的消息。

晋惠公的命运

晋国,国君被捉,现在是郤芮当权,暂时立太子圉为临时国君。

“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主公救回来,有条件要救,没有条件,创造条件也要救。”郤芮表面上这样说,内心里,恨不得惠公就死在秦国。

在这一点上,郤芮跟庆郑的想法倒是一样的。

基本上,是个晋国人就在祈祷秦国人宰了晋惠公。

秦国人会怎样处置晋惠公呢?

晋国人在思考的问题,也是秦国人在商量的事情。

“各位,我正义之师所向披靡,活捉了夷吾这个王八蛋。我们来商量一下怎样处置他。四个选择:第一,宰了他;第二,放逐到西边去放羊;第三,放他回国;第四,好好对待他,送他回去恢复他的君位。现在,开始抢答。”秦穆公召开庆功宴,庆功宴上,讨论这个问题。

第一个抢答的是公子絷,所有人当中,最恨晋惠公的就是他,他始终在后悔自己当初接受了晋惠公的贿赂。所以,公子絷的答案可想而知:“我选择答案一,宰了他。让他去养羊太便宜他。”

第二个抢答的是公孙枝,作为晋国人,他毕竟还是不希望晋国国君太没面子,所以他选择了答案四。“主公,有道是,冤冤相报何时了?晋国对不起我们,我们已经在韩原大胜他们,连他们的国君也捉来了。我觉得,这样就行了,已经给了他们教训。现在,该是我们表现大度的时候了,否则诸侯会对我们有看法的。”

“不行,一定要宰了他,让重耳作晋国国君。”公子絷一定要出口恶气。

一时之间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选什么答案的都有,不过多数人都选择答案一。

争论一番之后,最后还要最高领导来定调。

“我的看法,夷吾这混账简直就不是个人,杀了他都算便宜他。我打算,把他洗干净了,杀了祭祖。然后,扶立重耳为晋国国君,大家看怎么样?”秦穆公更狠,他选择的是答案五。

绝大多数人赞成,少数人弃权。

“好。”秦穆公就要宣布最后答案,晋惠公眼看就要成粉蒸肉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晋惠公的救星来了。

 

秦穆公这个人,属于从小就特向往中原文化的那么一个文学青年。长大之后,就梦想着能娶一个根正苗红的中原老婆。可是,秦穆公在选择对象的时候出了一点偏差,他跟晋国结为了亲戚,却不知道晋国这个国家其实跟秦国一样属于二胰子中原文化,那也是一个杂交文化。

不管怎么样,秦穆公还是很自豪能够娶到穆姬这样的老婆。

基本上,老丈人是个糊涂虫,舅子是个无赖。但是,在秦穆公的眼里,老婆永远是正确的。

而事实上,穆姬也确实是个很贤惠的人,她继承了母亲的性格,还有母亲的学识。

从秦国和晋国交兵的那一天起,穆姬就在为双方加油。她就像住在陕西的山西球迷一样,当陕西队与山西队交手的时候,她的心情是复杂的。

到晋惠公被活捉之后,穆姬的心情就很不好,那毕竟是自己的兄弟,而晋国毕竟是自己的祖国。

“我要救我的兄弟,否则,我也不活了。”穆姬这样决定,她断定秦穆公会杀了晋惠公。

于是,穆姬令人在宫里堆上了一堆柴火,然后让人去告诉秦穆公:“你要是杀我兄弟,我就自焚。不仅我自焚,还要带着我的孩子自焚。”

穆姬的孩子是谁?一共是四个孩子,其中有太子罂。

秦穆公怕老婆

“玩自焚?”秦穆公的第一反应是开玩笑,可是看看使者的样子,他知道这不是开玩笑。

秦穆公有点傻眼,放过晋惠公吧,不甘心;宰了他吧,自己的老婆要自焚。为了一个不要脸的晋惠公,就破坏了自己的家庭幸福,值吗?晋惠公不过是一颗老鼠屎,老婆那才是一锅鸡蛋汤啊,为了一粒老鼠屎,打坏了一锅汤,合算吗?

所有的道理,秦穆公在一瞬间都想明白了。其实,所有的道理都无所谓,最重要的,秦穆公爱自己的老婆,而且,还有点怕自己的老婆。因为,怕老婆往往是因为爱老婆。

可是,在这么多人面前,总要给自己找个台阶啊。

“得晋侯将以为乐,今乃如此。且吾闻萁子见唐叔之初封,曰‘其后必当大矣’,晋庸可灭乎?”(《史记》)秦穆公给自己找了个台阶,他说什么?他是说:本来抓晋惠公回来,是为了出口气,可是如今闹到我要家庭破裂,妻离子散,值吗?再说了,我听说当年唐叔虞刚刚封在晋国的时候,萁子说‘他的后代一定很强大’,萁子都这样说,我们能把晋国怎么样呢?

秦穆公的话说出来,大家没话说了。其实人人都知道秦穆公怕老婆,老婆都给结论了,秦穆公要做的无非就是寻找论据。刚才那番话,就是论据了。

基本上,不杀晋惠公已经是定了。也就是说,现在的标准答案只有两个:放回去或者送回去。

别人不说话了,公孙枝就要说话了,因为他是唯一答对的人。

“主公,既然不杀晋侯,那就干脆好人做到底,友谊地久天长吧。放他也是放,送他回去也是放,不如送他回去。不过,这次不能这么轻松就饶了他。首先,把欠我们的地盘给我们,其次,让他把儿子送过来当人质。”公孙枝出了这么个主意。

“好主意。”所有人都说好,确实是好。人情也送了,实惠也有了,最高领导的老婆也可以满意了。

对这个方案,秦穆公很满意,他把晋惠公安置在灵台,等待处置。

郤乞的担忧

晋惠公被带到了灵台,怕得要死,几次求见秦穆公,都被拒绝。这个时候晋惠公才知道后悔,天天发誓:如果老秦放了我,我一定把该给人家的给人家,决不赖账。

也许是发誓有用,没几天,就听说秦穆公准备把自己送回去,继续发展秦国和晋国之间业已存在的友好关系。

“兄弟们,我们就快回家了。哼,等我回去,先杀了庆郑。”晋惠公就是这样一个人,有恩不报,有仇必报。这不,想到回国,第一件事就是报仇。

几个一块被俘的兄弟都很高兴,至少可以回家了,不用去西面放羊了。可是高兴完之后,郤乞有点担心,担心什么?

“主公啊,我看还是别高兴得太早了。”郤乞说。晋惠公瞪他一眼,有些不高兴了,心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晦气?

“为什么?”晋惠公压着火问。

“你想啊,过去这么多年你得罪了多少人?别说庆郑不欢迎你回去,我看郤芮也未必欢迎你,更别说别人了。基本上,就算秦侯送你回去,我担心晋国的大夫们也未必肯接受你。”郤乞说话够直,虽然不好听,但句句是实话。

晋惠公本来不高兴,听了郤乞的话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不高兴是不高兴,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啊。别说没什么人欢迎自己,就是自己的儿子太子圉,跟自己一模一样的,看上去就是个白眼狼,说不准他就会跟郤芮这帮人合起来把老爹害了呢。

“那,那怎么办?”晋惠公顾不上生气了,连忙请教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郤乞只有问题,没有答案,他转头问郤步扬和家仆徒:“你俩有什么想法?”

那两个也都摇头。现在,晋惠公急了。

“你们快想办法啊,谁想出办法来,我赏给良田十万。”晋惠公开始利诱。

“我们是真没有办法啊。”那三个人一起说,原本还想想想办法,现在听说有奖赏,谁也不想办法了。为什么?因为有里克和丕郑的先例了。

见大家都不想办法,晋惠公哭了。

“呜呜呜呜,想不到,我竟然有家难回啊。算了算了,也别让秦侯放我了,就让他杀了我吧,或者让我去西面放羊吧,呜呜呜呜……”晋惠公一边哭,一边说,倒真让人听着有点伤心。

这哥几个一听,心说你要真死在秦国了,我们不也回不了家?算了算了,大家都在一条破船上,没办法也要想办法了。

想了半天,还是郤乞想出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“这样吧,我找个借口先回去,找吕省想办法。”郤乞的办法就是找人想办法。为什么找吕省?因为现在只有吕省是靠得住的了。

基本上,也就只有这么个办法了。

 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