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志刚说春秋(2) 秦晋恩怨 第六十五章 忽悠晋国人民  

2009-09-04 12:36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六十五章 忽悠晋国人民

 

第二天,晋惠公向灵台看守所提出请求,说是郤乞的老婆预产期到了,这几天临盆,希望能够本着人道主义立场,放郤乞回晋国。

“等他老婆生产之后,一定自觉回来。”晋惠公强调。

看守所很快将晋惠公的请求报到了秦穆公那里,秦穆公当时就同意了。

“老婆生孩子,男人当然应该在身边。快回去,派辆车送他。”秦穆公下令,多好的人哪。他没有想到的是,郤乞的老婆早就死了。

郤乞就这样回晋国了,临出发之前晋惠公嘱咐他:“告诉吕省,如果他想出好办法了,我回国之后,赏他十万亩良田。”

吕省的策略

郤乞悄悄地回到了晋国,他没有回家,直接来到了吕省的家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吕省吃了一惊,郤乞回来了,惠公是不是也回来了?

“找个清静地方,我有重要事情要说。”郤乞加了小心,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自己回来了,弄不好自己被人杀了也未可知。

吕省急忙找了个隐蔽的地方,两个人这才开始说话。

郤乞把秦穆公准备放人的事情说了一遍,之后又把自己的顾虑说了一遍,最后说:“算来算去,主公觉得老吕您才是最值得信任的人,办法又多,因此派我回来请教你。”

郤乞留了个心眼,没把晋惠公悬赏的事情说出来。他担心说出来之后,吕省会打退堂鼓。

吕省听了,挺高兴,没想到自己在惠公心目中的地位比郤芮还高。士为知己者死啊,既然这样,可要好好想办法。

想了半天,吕省一拍大腿:“有了。”

别说,吕省真是个人才。

吕省派人去召集国人,都到朝廷前面的广场,听一听从秦国回来的郤乞介绍惠公的情况。全国人民都想知道啊,于是从大夫到士农工商,呼啦啦去了几万人。大伙心想:看看这王八蛋过得怎么样,如果他要回来的话,直接把朝廷给烧了。

看看人到得差不多了,郤乞站在一个高地,大声说话了:“女士们、先生们,各位领导、各位来宾,大家早上好。今天,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。”

说到这里,下面开始起哄,这不都是废话吗?

“别说套话了,直接进正题吧,大家都忙着呢。”吕省急忙在一旁提醒,郤乞点点头。

“君使乞告二三子曰:‘秦将归寡人,寡人不足以辱社稷,二三子其改置以代圉也。’”郤乞高声说道。什么意思呢?这个意思:惠公让我回来告诉大家,说是秦穆公决定把惠公送回来,可是惠公觉得自己给晋国丢人了,没脸回来了,希望大家另外找个合适的人,取代公子圉担任晋国国君。

大伙一听,哇噻,传说中的高风亮节啊。想不到,一向不要脸的晋惠公现在这么有骨气,这么有傲气,这么知耻了。原本大伙准备开骂并且扔臭鸡蛋的,现在都不忍心了。

紧接着,郤乞又胡编乱造一些晋惠公在秦国如何威武不能屈、宁死不低头的事迹,说得有鼻子有眼,大家禁不住对惠公另眼相看了。

一通忽悠,全国人民被感动了。有史以来,全国人民都是很容易被忽悠的,都是很容易被感动的。

可是,仅仅有感动是不够的,还需要冲动。而仅仅是感人事迹,显然不足以让大家冲动。所以,忽悠之后,还需要实实在在的利好出台。

“主公深深地感到对不起自己的人民,他为此感到内疚和惭愧,决定在自己去西面放羊之前为自己的人民做一点什么。因此,在我回来之前,主公特地授权我把土地分给大家,具体细则如下……”郤乞大声宣布着。其实,这不是惠公的决定,而是吕省的主意。

广场沸腾了,整个晋国沸腾了。

土地啊,还有什么比土地更为重要的?

土改了,这大概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土改运动。为什么这样说?我们顺便介绍一下周朝的土地制度。

周朝土地制度

根据考证,周朝的土地制度为井田制。但是,此说长期有争议。

之所以叫做井田制,是因为将农田按南北向和东西向划分成井字形,因此称为井田。井田又分为公田和私田,公田直接属于天子或者诸侯,实际上相当部分公田是分给公卿大夫做采邑,而私田分给平民耕种。一般来说,公田是好田,私田则差一些。公田由奴隶和农民共同耕种,农民需要首先集体耕种好公田,然后才能耕种自己的私田。公田的收成中一部分上交国家,其余归采邑拥有者。而私田只需要上缴象征性的税,其余归自己。

不论公田还是私田,都是国家所有,个人不得买卖。国家不仅可以随时收回,也会采取轮换制度,以体现公平原则。说起来,这似乎很像我们的人民公社。公田就是人民公社的田,私田就是自留地。

而所谓的野人,就是没有公田也没有私田,而是自己在野外开荒的人。开荒在那时属于违法,但是多半没有人去管。

到春秋时期,随着人口的增加和铁器在农业中的应用,实际上土地的开发和交易的需求增加,因此私有化和开荒合法化的要求日益高涨。

 

现在,我们来看看郤乞给大家的好处。《左传》记载:“晋于是乎作辕田。”

对于这句话的解释,自古以来众说纷纭,直到今天也说不清楚。但是有一点,这肯定是给大家实惠了,而且是在土地上的实惠。

一种说法是将地块重新切割,以便于“辕”的使用,也就是说便于牛耕。但是,这样的说法很受质疑,理由很简单,这对于大家来说并非实质性利好。何况,晋国是否采取井田制至今也未有定论。

实际上,对于人们来说,真正的利好应当是私有化或者开荒合法化。但是,至今人们的公论是,土地私有化始于一百年之后的鲁国“初税亩”。

那么,究竟“作辕田”是个什么样的天大利好,能够让人们把对晋惠公的怨恨化为感恩呢?根据笔者的推测,辕田与井田应当是并列的两个概念,“作辕田”解作将开荒合法化更合理些。也就是说,新开荒地可以不用按照井田的划分方式,而是谁开发谁划分,土地使用权归谁。

这样的好处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大利好,所以大家才会都感激。

 

趁着大家都激动的时候,吕省召集卿大夫们开会了。

“我们国君因败亡在外而愧疚,他并不为自己忧愁,而是为群臣担忧,这不是伟大的品德吗?这么好的国君,我们难道不应该爱戴吗?可是,这么好的国君还被关在国外,我们难道就这么等待吗?”吕省的话很有煽动性,大家都还沉浸在激动之中。

“我们做些什么才可以让国君回来呢?”大家激动地说。没人想到这些都是吕省在忽悠大家。

“韩原会战失败,晋国的武器装备都完了。如果我们增收赋税,修治武器,用来辅佐太子,并作为国君的后援,让四方邻国听到后,知道我们失去国君又有了新的国君,群臣和睦,武器更多,友好的国家就会支持我们,敌对的国家就会害怕。”吕省接着忽悠。

“好,好。”大家响应。

“晋于是乎作州兵。”(《左传》)晋国开始改革兵制,建置州兵来扩充军力。什么是州兵?历来也是说法不一。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,这一定是扩充晋国军力,大致是除了原先的上下两军之外,地方武装正式纳入正规军建制,相当于武警部队配备了解放军的装备,随时准备上战场。

郤芮为什么这段时间没有出场?据说病了。当然,谁都知道是装病。

晋惠公回国

从九月初晋惠公被捉,到十月底晋国作辕田作州兵,将近两个月时间,吕省为惠公做好了铺垫,晋国老百姓很欢迎惠公回去,而且,晋国的军力已大大恢复。

这个时候,吕省有底气了,他决定去秦国把惠公给迎请回来。

“老郤,你老婆生完孩子了,也该回秦国销假了。”吕省跟郤乞开个玩笑,于是哥俩高高兴兴,前往秦国迎惠公回来。

到了秦国,郤乞主动去销假,说是老婆生了,还生的是双胞胎,多谢秦侯关照。秦穆公知道了,还挺高兴,觉得郤乞说话算数。

吕省直接去找秦穆公,就迎请惠公回国一事进行磋商。还好,秦穆公讨厌的是郤芮和虢射,对吕省倒没有什么坏印象。

两人见过礼之后,秦穆公就问:“晋国现在的人心怎么样?晋国人民团结吗?”

秦穆公这人实在,他觉得晋国没有国君,一定处于动乱之中。

对于这个问题,如果回答“真是很乱”,那就不及格。秦穆公有可能想:既然这么乱,干脆灭了你们算了;如果回答“一点不乱,大家团结在太子圉的周围”,那也不过仅仅及格,秦穆公可能会说:既然你们没有惠公更好,干脆别放他回去了。

那么,怎样回答是最好的答案呢?

且来看看春秋的智慧。

“不团结。”吕省回答得很干脆。

“为什么?”秦穆公问,。觉得很好奇,弄不懂吕省究竟是太直爽还是太缺心眼。

“一般群众觉悟低,只知道怨恨秦国侵略晋国,不去想晋国有多么对不起秦国,他们一门心思想拥立公子圉做国君,说要联合齐国和楚国,找秦国来报仇。可是我们公务员阶层不一样,我们素质高啊,我们善于批评和自我批评,我们反省啊,一反省就发现这事情全赖我们国君,秦国那是正义之师啊,所以大家说今后一定要听秦国的,要报答秦国的大恩。就因为意见分歧大,我们用了很长时间来对一般群众进行教育和引导,一直到一般群众也提高了觉悟之后,这才敢过来迎请我们的国君啊。”吕省的话里透露出一个信息:如果放了惠公,晋国人民感激您;如果不放,晋国人民就联合楚国齐国来对付你。但是,表面上的话说得委婉动听,还带着拍马屁的意思。可以说,这一段话就是软硬兼施,胡萝卜的背后还带着大棒。

“你不来,我本来就要送晋君回去。晋国的人怎样看待晋君的前途?”

“一般群众认为君上一定会被宰了,公务员们则不这么认为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嗨,一般群众只是怨恨秦国,不考虑自己国君的罪过,所以这么认为。公务员了解您的慈善,知道您不会做出破坏两国友好关系的事情啊。”

“嗯,有道理。”

秦穆公被吕省给忽悠了,于是改变对晋惠公的待遇,从软禁改为贵宾待遇,安排他搬进国宾馆,按照诸侯的礼遇对待,并且立即安排送晋惠公回国事宜。

从士蒍、荀息、丕郑,到郤芮、吕省、庆郑,晋国的人才真是层出不穷,不过,与后面将要出来的人物们相比,他们又逊色了许多。

 

十一月,秦穆公派公孙枝带兵送晋惠公回国,路过河西五城,当场交割,就算今后想赖也赖不掉。

惠公要回来了,郤芮很不高兴,但是还要装得很高兴,也不敢再装病了。

可是,有一个人就麻烦了。这个人不仅得罪了晋惠公,而且他非常了解晋惠公是个什么人。这个人是谁?庆郑。

“兄弟,快逃命吧。”庆郑的朋友蛾折劝他。

“我不走,我听说:‘军队战败了,应该为之而死。主将被俘了,也应该为之而死。’这两样我都没有做到,又加上误了别人救国君的机会,致使国君被俘,有这样三条大罪,还能逃到哪?我准备等待处罚。”出乎意料,庆郑竟然不肯逃走。

庆郑为什么不跑?他真的想死?没有人真的想死。如果要死,他早就可以死,而不用等到现在。

想想看,在他的心里,晋惠公就是一个无耻之徒,对于这个无耻之徒,庆郑连救他都不肯,难道还心甘情愿被他杀死?显然说不通。

那么,我们只好说,庆郑是要赌一把,他要赌晋惠公不杀他。

按照庆郑的想法,如果自己在这里等死,而惠公又赦免了他,那么两个人都会得到一个好名声。既然这是一个双赢的结局,惠公为什么不呢?

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庆郑被吕省忽悠了,他以为惠公真的悔过自新了,真的宽宏大量了,真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了。

跟惠公这样的人,永远不要去赌运气。

庆郑之死

晋惠公回到了晋国,来到绛城郊外的时候,他不走了。

“主公,怎么不走了?”

“不行,我要不杀了庆郑这个王八蛋,我就不进城。”晋惠公说。一路上,他什么也没有想,就想着回来之后要杀了庆郑。

大伙一听,合着惠公没有一点反省的意思,满脑子都是报复人啊。没办法,到了这个地步,也只能顺着他了。

“主公啊,咱们还是进去吧,庆郑听说你回来,八成跑了。”有人劝惠公。

“不行,他肯定没跑。家仆徒,你先进城看看,庆郑没跑的话,把他给我叫来。”惠公死活不肯进城。别说,他看人挺准,料定了庆郑不会跑。

公孙枝也没办法,只好在城外扎营。另一边,家仆徒进城去找庆郑,顺便告诉大家惠公回来了,快去城外迎接。

不一会,卿大夫来了一大堆,一个个问寒问暖,好像挺怀念惠公。惠公心想:你们这帮兔崽子,你们就装吧。

大家正在那里虚情假意,家仆徒带着庆郑来了。大伙一看,都有点吃惊,吃惊庆郑为什么不跑。

“主公,你,吃了吗?”基本上,庆郑就这么问候了一下。大家都有点尴尬。

惠公的脸色很难看,他根本不理会庆郑的问候。

“你知道你有罪吗?啊?你还敢留在都城,你胆儿肥了?”惠公上来就这两句,杀气腾腾。

“我知道我有罪,三大罪状。第一,当初我劝主公报答秦国的恩德,可是没有说服主公。第二,劝主公不要用郑国小驷,也没有能够让主公相信。第三,招呼韩简来救主公,却没有能够成功。三大罪状在身,所以我在这里等待就刑,以便让天下知道主公执法严明。”庆郑列出了自己的罪状,听得惠公哑口无言。这哪里是三大罪状,这分明是三大功劳啊。

换了别人,就该说:“你说得对,我错了。”可是惠公是这样的人吗?

惠公没话说,不等于没有办法。转头一看,梁由靡在旁边呢,惠公说:“梁大夫,你替我说说,庆郑究竟有什么罪。”

惠公知道,梁由靡跟庆郑不对眼。果然,梁由靡早就憋着要发言呢。

“庆郑,你忽悠谁呢?啊?我说你有三大罪状,你看看对不对。第一,主公在坑里让你去救,你竟然拒绝。第二,我们哥几个正要捉住秦君,捉住之后就可以把主公给换回来了。好嘛,关键时刻你来一嗓子,表面看是让我们救主公去,实际上呢,放跑了秦君。第三,主公被捉了,大家不死也带伤,你看看你,毫发无损,好像旅游一趟。这三条罪状,够你死吗?”梁由靡基本上也就是强词夺理,不过勉强也说得过去。

“嗯,你说说,你服吗?”惠公高兴了,对庆郑说。

“我直言劝谏,尽到了臣子的责任。主公要杀我,是主公的决定。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来吧。”庆郑嘴上不抱怨,心里挺后悔。

“砍了。”惠公才不管你抱不抱怨,就要下手。

看到惠公要杀庆郑,大家都有点心寒,蛾析第一个站出来为庆郑说好话:“庆郑主动认罪接受刑罚,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赦免他呢?叫他领军去报秦国的仇不是很好?”

惠公没说话,梁由靡抢先说了:“不行,我们用一个罪人去报仇,不是让人家笑话?再说了,我们与秦国已经讲和了,怎么能背信弃义呢?”

梁由靡说到这里,惠公插了一句:“是啊,诚信啊,我们要讲诚信啊。”

几乎所有人都想笑,“诚信”两个字从惠公的口中说出来,真的很有搞笑的效果。

忍住笑,家仆徒也为庆郑求情,他以为凭着这三个月来与惠公的荣辱与共,说不定可以给个面子。“主公,当臣子的甘愿受刑,当国君的不计较前嫌,这样的名声不是比杀了庆郑更好?不是双赢?”

“嘿,名声?名声是什么东西?双赢?不杀庆郑,我就输了,赢什么赢?啊?”惠公这个人,你跟他讲名声,那不是对牛弹琴吗?惠公训斥完了家仆徒,叫司马说,“喂,司马说,愣着干什么,砍了砍了,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。”

就这样,庆郑被杀害了。

庆郑临死,大义凛然,视死如归。

   愿赌服输,大概说的就是庆郑这样的人。可是,再怎么视死如归,还是赌输了。

 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