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志刚——《说春秋》

巨著不容错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年9月8日  

2009-09-08 09:13:28|  分类: 贾志刚说春秋(2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六十六章 刺客又来了

 

 

杀了庆郑,惠公爽了,下令进城。

可是,你爽了,有人不爽了。你想进城了,有人不想让你进城了。谁?公孙枝。

“哎,别介。咱们还是先在城外把事情办了吧,办完事我走了,你爱怎么进城怎么进城。”公孙枝说。什么事?人质的事。

按照原来的计划,公孙枝应该把惠公送回晋国都城,然后举行个什么仪式,最后把公子圉带回秦国做人质。可是刚才看惠公杀庆郑,公孙枝就知道这孙子还是那副德行,根本没有任何悔改。如果让他进城去了,到时候晋国军队一集结,他肯定就不认账了。那时候别说把公子圉给带回去,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还不好说呢。

所以,公孙枝临时决定就在这里把事情办了,在晋国不作停留。

惠公一听,知道公孙枝起疑心了,心说我的算盘怎么被你看出来了?没办法,现在自己还在人家手里,不想装孙子也得装。好在,儿子一大把,送一个就送一个,反正都是白眼狼。

“喂,去个人把公子圉给我叫来。”惠公急着进城呢。

“不用叫了,外面候着呢。”有人回答。原来,公子圉早就来了,只因为这里人多,不好相见,因此在外面等着。

“进来进来,快点进来。”惠公下令。

不多时,公子圉进来了,同时进来的还有公子圉的妹妹妾。有人一定要问,怎么好好一个公主,取个名字叫妾?

原来,当初惠公做了梁国的女婿,一胎生下一对双胞胎来。找算命的一算,说是男孩子今后当不了 国君,女孩子只能给人当妾。惠公一听,既然算命的都这样说了,这两个贱种就取两个贱名吧,男孩子就取名圉,意思就是放马的,也算是个正当职业;女孩子就取名妾,就是小老婆,直接给定性了。惠公这个人,连自己的儿女都这样对待,可想而知是个什么货色了。

公子圉知道老爹回来了,只得去迎接,偏偏妾吵着闹着也要去,所以就这么一块来了。

“圉,这些日子当代理国君,爽大了吧?既然你来了,也就别回去了,跟着你公孙叔叔去秦国当人质去吧。妾,你既然也来了,干脆跟你哥哥一块去吧,啊,伺候你姑姑去算了。”惠公看见公子圉就不高兴,心说老子在秦国受罪的时候,这白眼狼不知道把我的后宫美女们睡了多少呢,活该让你也去秦国体验生活。看见女儿也烦,索性把女儿也送了,还对公孙枝说:“看见没有,我买一送一,放心了吧?”

摊上这么个爹,也够倒霉的。

你自己愿意多送,公孙枝自然照单全收。从此以后,公子圉在秦国做人质,妾在后宫当个侍女,跟着姑姑混。

师傅也害怕

庆郑杀了,儿子女儿也送走了,现在,惠公大大方方、高高兴兴回到了绛城,坐在朝廷的宝座上,心情还真是不错。

卿大夫们都来了,这时候谁敢不来?郤芮也不装病了,或者说也要装着带病上朝了。

基本上,惠公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,大致是说大家这段时间也辛苦了,过几天摆摆功劳,给大家发点什么过年的礼物之类。大家把这话都当放屁,反正是不指望有什么奖赏。至于给吕省的悬赏,惠公根本没提,好在吕省根本就不知道。

大会开完,大家回家,这边继续开小会。小会就是惠公那几个心腹,郤芮、吕省、梁由靡、虢射那几个,相当于政治局常委会。

常委会上,惠公重点表扬了吕省、虢射和梁由靡那几个,没表扬的就是郤芮一个人。郤芮看在眼里,知道事情有点不妙。

“师傅啊,这段时间您老人家辛苦了,不容易啊,辅佐公子圉就像辅佐我一样卖力。”惠公的话里带着话,摆明是说你想帮着公子圉取代我。

“啊,这个,啊,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郤芮有点发慌,他知道这个白眼狼什么都干得出来,别说自己只是个师傅,就是他亲爹,他也敢杀。

那几个也不是傻瓜,一看事情好像有点不妥,连忙把话头岔开。兔死狐悲啊,谁也不愿意看着郤芮被杀掉。

“啊,主公,有件事情我要汇报。”吕省说。一边说,一边想该汇报什么事情。

“你说。”惠公对吕省很客气。

“啊,这个,”到这个时候,吕省想起来了,“主公蒙尘那段时间,公子重耳蠢蠢欲动啊,我看,要早点对付他。”

说到重耳,惠公倒真的认真起来。说起来,那是他哥哥,名声比他好,手下还有一帮能人,这可是最危险的潜在敌人。

“嗯,怎么对付他?”惠公问。

“我看,派人去杀了他。”郤芮答话了,这可是个表现的机会,“我们可以派勃鞮去,他是武林第一高手,再纠集几个兄弟同去,神不知鬼不觉杀了重耳,咱们还可以不用背杀兄的恶名,主公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好主意啊。”惠公高兴了,心说师傅总有好主意,看来还是不要轻易杀他。

当时,这个任务就交给了郤芮。

郤芮回到家中,派人把勃鞮找来。

“你找几个高手,三天之内出发,前往北翟刺杀重耳。如果成功,金钱美女大大的有。”郤芮给勃鞮分派任务,却忘了勃鞮要美女没什么用。

尽管要美女没用,勃鞮还是很高兴地接受了任务,自己找人去了。

勃鞮刚走,郤芮就叫来一个心腹手下。

“你赶紧出发,前往北翟找重耳,就说是狐突派你通风报信,勃鞮三天内要去行刺,赶紧逃命。”郤芮吩咐,手下收拾行囊,急急忙忙走了。

为什么郤芮要给重耳通风报信?理由很简单。如果重耳被杀死了,惠公没有敌人了,他想杀谁就杀谁。如果重耳不死,惠公就还需要这些人来帮他。

所以,放走重耳就等于保全自己。在这一点上,郤芮看得非常清楚。

重耳的幸福生活

很久不说重耳了,重耳这段时间在干什么?

总的说来,重耳的生活是幸福的。

那一天重耳从蒲逃命到北翟,老婆孩子都没顾上。为什么没顾上?

那时候重耳还没有正式成亲,所谓的老婆,不过是侍候他的婢女而已,名叫逼姞。既然只是婢女,怎么说是老婆孩子?因为那个婢女已经上了重耳的床上并且怀上了重耳的孩子。可是,既然有了孩子,身份就应该提高为妾,就应该带走了。问题是,怀是怀了,还没生出来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孩子虽然是重耳的孩子,孩子他妈还是婢女身份。一方面,身份不够;另一方面,大着肚子不太方便。所以,只好老婆孩子都不带走了。

重耳随行的就是狐偃那几个人,第二天,狐射姑才押着行李过来。之后,陆陆续续,来了几十个兄弟,胥臣、介子推、颠颉等等都跟着来了。

还好,北翟国主翟君是重耳的表哥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热情招待,给房给地给车。

待时间不长,翟君很喜欢跟这帮弟兄们一起吃喝玩乐。这天喝多了,翟君说:“我听说咎如国君的两个女儿很性感,抓来给公子做老婆怎么样?”

“好啊好啊。”大家都很高兴,就这么定了。

第二天,北翟出军,为重耳抢老婆。

“老弟,抢老婆这样的事情,我借兵给你们,但是还是要你们自己去抢啊。”翟君说了,这是规矩。

“那当然。”狐偃本来也没指望他们什么,当时把指挥权给了先轸,说起打仗,没人比先轸厉害。

果然,先轸领着翟兵,三下五除二打败了咎如,别的也不要,就把两个女儿给抢回来了。

两个女儿,大的叫叔隗,小的叫季隗,果然都很漂亮。

“哪,师傅还没老婆呢,我怎么能独享呢?”重耳这人就是这点好,好东西不会独占,当时把姐姐给了赵衰,自己娶了妹妹。

其他的兄弟,也都陆陆续续娶了翟国的老婆,过上了小康生活。

这小康日子一过就是十二年,大家的意思好像就这么过下去了,感觉做个旅翟晋侨也挺好。

其实,如果晋惠公不派人来刺杀重耳,说不定重耳就真的在北翟老婆孩子热炕头,老死在这片荒蛮的土地上了。

可是,命运就是这样。什么叫树欲静而风不止?

狐偃的深谋远虑

郤芮的人很容易就找到了狐偃,把勃鞮要来刺杀的情况说清楚了。

“三天之内就到,快逃命。”来人说完,匆匆走了。

狐偃听到这个消息,不敢大意,急忙去找重耳。

“公子,夷吾这个混账又派勃鞮来刺杀你了,据说有五六个顶尖高手,三天内就到,没办法,逃命吧。”狐偃直接就建议逃命,除了害怕勃鞮行刺之外,狐偃其实早就想走,他看出来了,小康生活让大家都没什么志向了。

“逃命?”重耳有些意外,这里的生活其实很舒适,兄弟们吃吃喝喝、玩玩闹闹,小日子挺滋润。可是突然就要逃命,想不通啊。

“不逃命怎么办?勃鞮的身手你是见过的,他又邀请了几个武林绝顶高手,而且,他们在暗处,我们在明处,要逃过他们的毒手可以说难上加难。”狐偃一半是真话,一半是吓唬,总之,就是要重耳逃命。

重耳想了半天,似乎也只有逃命这一条路了。

“唉,想过安生日子也过不成。”重耳叹了一口气,他是真不想走。

“公子啊,你别怪我说你,你看你,贪恋一时的舒服,远大志向都抛到一边了。就算勃鞮不来,咱们也该动一动了。”狐偃倚老卖老,批评重耳不思进取的小资思想。

“哎,舅舅,你这话我反对。你别说我了,上次我爹死的时候,你劝我别回去,可是你看人家夷吾,人家回去了,现在不也过得挺好?”重耳想起这件事来,总觉得当初如果不听舅舅的就好了。

狐偃其实早就知道重耳在这件事情上有些想不通,不仅他想不通,多数人都想不通,平常在暗地里也都埋怨狐偃当初太小心。现在既然重耳说出来了,正好说这件事情。

“公子,你不能跟夷吾比啊。”

“我怎么不能跟他比?”

“你想想,如果当初你回去,里克、丕郑这些人一定邀功请赏,你给不给?给,他们势力就更大;不给,他们就会勾结夷吾害你。那么我问你,夷吾可以不用罪名就杀里克、丕郑和七舆大夫,你能做到吗?”

“我,我做不到。”

“你不杀他,他就可能杀你。夷吾可以不死,不等于你就可以不死。你要有他那么无耻,你回去也行。可是,在无耻方面,你能跟他比吗?”

“我,我不能。”

一段对话,狐偃把重耳说得哑口无言。想想看,晋国这么乱的局面,似乎还真就是夷吾这样心黑手狠的人能够掌控。

“那,夷吾被秦国人捉走,不是咱们回去的机会吗?舅舅为什么没有想办法?”重耳又提出第二个问题,不过,语气已经很缓和,他怀疑狐偃也有什么正确答案等着自己。

“我不是没有想过,但是,那不是我们的机会。首先,当时的形势还是太乱,而且,夷吾的实力仍然很强,我们又缺乏内应;其次,秦侯确定了要送夷吾回去,就算我们回去了,我们的实力也无法与秦国军队对抗,最后还是要逃。既然如此,何必回去呢?”狐偃的分析还是那么透彻,重耳不得不服。

所以,现在重耳决定还是听舅舅的。

“舅舅,我们逃到哪里?”重耳问。

“齐国。”

“齐国?原先你不是说不能去齐国?”

“情况不一样了。”

“怎么不一样?当初你说齐国是大国,不能以逃难的身份去,如今有什么变化?我们不还是逃难?”

“当初那么说,是我骗大家的。现在这里没有外人,我跟你说真正的原因。当初之所以不去齐国,是因为管仲还在。以管仲的眼力,他必然能够发现我们这些人中藏龙卧虎,赵衰那是最佳上卿的材料,管仲一定会把他培养成接班人;先轸是天生的元帅,王子成父的帅印肯定会交给他;魏犨这样的勇士必然也不会放过,胥臣接隰朋的班那也是顺理成章,就连我这种没用的人,给个中大夫当当也在意料之中。公子啊,咱一帮人去了,最后都成了齐国的臣子了,别人挺好啊,你呢?”狐偃说到这里,反问重耳。

“噢。”重耳恍然大悟,原来舅舅的一番苦心,都是为了自己。其实以舅舅的才干,到哪个国家担任上卿不行呢?

“舅舅,你的意思是,现在管仲死了,我们可以放心去齐国了?”

“对。齐国是当今天下第一强国,管仲治国天下第一,我们此去,不仅仅是避难,还是学习。有朝一日我们回到晋国,就能够像齐国一样富民强国,称霸天下。”

“舅舅,咱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重耳有些激动,这样的舅舅哪里去找第二个?自己怎么说也不能辜负了舅舅的一片苦心。

“收拾收拾,明天就出发。你先收拾,我去通知其他人。”

 

狐偃从重耳那里出来,一路走,一路就觉得心里不是很踏实,好像什么事情没有落实。

走出去不多远,迎面就遇上了赵衰。两人打过招呼,狐偃把事情说了一遍,赵衰也赞成逃去齐国,他惦着去看看齐国是怎样治理的。

没说几句,一个晋国装束的人匆匆走来。狐偃一看,难道勃鞮的人提前到了?想到这里,狐偃心里一咯噔,伸手握住剑柄。

来人看见狐偃,忍不住多看几眼,然后走上前来,一抱拳:“敢问,这位大爷就是狐偃吗?”

“你什么人?”狐偃反问,保持警觉。

“是就好了,老主人派我过来,说是勃鞮没有耽搁时间,在受命当天就出发了,说不准现在已经到了,因此请公子重耳立即逃命,一刻不要停留。我的话说完了,告辞。”说完,那人转身就走,狐偃再要问,那人已经走出去很远。显然,这也是武林高手。

狐偃有些奇怪,为什么父亲派来送信的都是生面孔?可是,他没有时间去细究,因为他知道什么叫做宁可信其有,不可疑其无。当然,他绝对没有想到,这两个来报信的人,竟然是郤芮派来的。

“不妙,我赶紧去找公子,立即出走。你通知其他人,不要停留,即刻上路,我们在东门外会合。”狐偃对赵衰说完,两人匆忙分手,各自行动。

杀人是有计划的,可是,逃命是没有计划的。

十二年过去了,狐偃又想起了当初的这句话。

吻别

狐偃走了,重耳则去跟老婆告别。

重耳的老婆叫季隗,属于赤翟。被抢来之后,死心塌地跟着重耳过日子,给重耳生了两个儿子:伯倏和叔刘。她姐姐叔隗也给赵衰生了一个儿子叫赵盾。

“老婆,晋侯派了一个武林高手来刺杀我,这高手太高,没办法,我只能逃命了。这样,你等我二十五年,如果二十五年我没回来,就当我死了,你随便改嫁,好不好?”重耳跟老婆商量。

老婆一听,笑了:“老公啊,扯呢吧。我今年二十五岁了,再等二十五年,都进棺材了,还改嫁谁啊?算了吧,你就放心走吧,我等你,等你回到我身边。”

感人哪,浪漫哪。感人的浪漫,浪漫得感人。

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老婆问。

“明天,明天好吗?”重耳说,还真舍不得。

“好,你等着,我给你做碗你最爱吃的刀削面。”老婆说。

“老婆,你真好。”重耳好感动,一把抱住老婆。

(喂,摄像,给近镜头。)

两个嘴唇一点点接近,注意,还要略微有些颤抖,以显示两人都很激动。

两个嘴唇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眼看就要碰上的时候,突然……

“哐”门被撞开的声音。

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闲工夫在这里亲嘴?快逃命吧,勃鞮已经来了。”狐偃的高喝声。

    一个嘴唇迅速离开,剩下另一个嘴唇在那里出气。

 

长篇连载,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。欢迎各地媒体转载,转载请联系yucun2004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